「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0年9月13日 星期一

不做跛腳鴨 有別的選擇嗎?

(吳志森‧明報‧20100914)

社會上有評論說:曾蔭權政府只剩不夠兩年任期,只能做「看守政府」,不會積極處理社會上的棘手問題,明示暗示曾蔭權將會做足兩年跛腳鴨,以曾特首「唔襟激」的性格,開腔反駁,是意料中事,亦在情理之中。問題是,他的理據,有沒有足夠說服力,是否能真正回應香港社會日益惡化的深層次矛盾。

曾蔭權在施政報告首場地區諮詢會的開場白如是說:我可向大家保證,面對各種迫切的社會問題,我和我的同事絕不會袖手旁觀。政府未來施政一定會繼續是積極、進取和具前瞻性。我會繼續落實我2007年提出的各項承諾,包括推行最低工資、競爭法立法、醫療改革等;也會積極處理各項2007年未有出現、但今時今日市民關心的社會民生問題。

「六大優勢產業」連影子都沒有

最低工資、競爭法、醫療改革,都是曠日持久,拖延十多廿年的老問題了,如果我們這個政府夠強勢,有決心,有足夠認受性反擊各個利益集團的阻撓,早已解決,不應拖到今天。細看當前提出來的方案,不少只是不湯不水的妥協產物,即使勉強通過,都只能是毫無威力的冇牙老虎。

港人面對水深火熱的深層次矛盾,就只有這些嗎?當然不是。例如為了重新尋找香港經濟動力的火車頭,曾蔭權在去年施政報告提出「六大優勢產業」,這些是否真正屬於產業,是否有如吹噓般的優勢,備受質疑。而整整一年過去了,只聞樓梯響,連影子都沒有,遑論可以解決低技術低教育的中青年就業問題了。又例如地產霸權日趨猖獗,壟斷囤積呃神騙鬼無所不用其極,但當局開出來的藥方,卻有氣無力,完全搔不覑癢處,動不了地產商的一根毫毛。

跛腳鴨政府是畸形政制結構使然

問題的嚴重性,遠遠超過這些,曾蔭權鐵定成為跛腳鴨政府,是因為香港畸形政制的結構使然。誰做來屆特首的跑馬仔早已開始,呼聲甚高的候選人,如行政會議成員梁振英,在各項關鍵政策上,例如房屋政策、例如貧富懸殊、例如最低工資,敢於與當朝政府唱對台,連打招呼都不聽,引起諸多揣測。沒有北京首肯,他會打這種沒有把握的仗嗎?是中央對當前香港管治不滿,才發出這樣的信息嗎?各個有份提名選舉特首的利益集團,紛紛豎起耳朵收風,原地踏步觀望,才決定往誰的身上押寶。連有機會入閣的當朝官員,也在鑑貌辨色,相機而行,認清誰最有機會做未來新老闆,選擇效忠對象。如此這般,日落黃昏的當屆政府,推行的政策命令,還會有人聽嗎?

即使最民主的國家,換屆不能連任的政府,都會在某程度呈現跛腳鴨敗象。但阿爺天威難測,又有眾多公公婆婆指指點點,內外交迫,曾蔭權不做一隻奄奄一息的跛腳鴨,還有別的選擇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