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0年9月18日 星期六

挾屍要價

(吳志森‧三言堂‧20100919見報)

閱報,看到一幀新聞照片,船老大一身白衣,站在船頭,神情激動,跟岸上遊人爭論著甚麼。船的旁邊,用繩綁著一條白晳的手臂,顯然是一具屍體,浮在水中。

長江邊,小孩遇溺,三名見義勇為的大學生伸出援手,落水救人,墮江小童被救了回來,但不熟水性的大學生卻不幸沉入江底。同行者央求附近的船家救人,船老大說我們只撈屍體,不救活人。原來遇著的,是撈屍專業戶,長江撈屍,已成了一門賺大錢的產業。

水高浪急,三位同學早已一命烏呼,同學們又跪又哭,要求船老大把屍體撈回來。船家開價,一個萬二,三個三萬六。大學生旅遊,豈會帶備這麼多現金,臨時湊了四千,答應撈起來,再付餘款。

個多小時後,一位同學的遺體撈上來了,船老大把屍體手臂綁在船邊,走到船頭,與岸上的同學要錢:不付足撈屍費,不會繼續打撈,也休想取回屍體。直至餘款送到,船老大才肯繼續工作。

照片得到內地今年的「金鏡頭」大奬。「挾屍要價」的醜劇,轟動全國,紀錄著這個時代這個民族的恥辱。照片刊出後,還有一段插曲,有人出來企圖掩飾,指照片剪裁做假,歪曲了真景實況。後經現場目擊者,包括溺斃大學生的同學力證,事實千真萬確。

事發已是去年十月,照片得奬也是今年八月份的事。今天才拿出來討論,是因為最近又再提起。在中一迎新活動上,中學校長對著一群家長,演講談到這事,非常痛心。人的值在哪裡?人道精神又跑到哪裡?在白花花的銀子面前,人類的互相關懷,早已煙消雲散,人間蒸發了。

每次聽校長演講,都有醍醐灌頂,份外清新的感覺。他從不吹噓學生的成績,從來不談升大學的比率,又從來沒有張揚花了甚麼大錢增添了甚麼硬件設備。所有庸俗不堪的自我推銷,都從來不會出現。每次演講,只用一些親歷的,耳聞目睹的小故事,談人生的追求和價值,做人的原則和宗旨,讀書的指標和方向。在只著重「價錢」,而不知「價值」為何物的今天,校長的說話,有如沙漠甘泉,彌足珍貴。

話說回來,教育的本意,就應如此,是甚麼將其扭曲異化到如斯境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