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0年10月3日 星期日

安居與升值

(吳志森‧三言堂‧20101004見報)

房屋,是電台「烽煙」節目永恒的主題,每次討論,來電爆燈,應接不下。房屋問題所以纏擾不去,痛苦不堪,因為人們對房屋的要求,同時存在著兩種不可調和的矛盾,一是安居,二是升值。所謂安居,不同人或許意義有所不同,但升值,大家都清楚不過了,就是可以細屋搬大屋,甚至炒賣賺錢。

如果是這樣,問題就相當複雜了,未上車的八十後埋怨樓太貴,窮一生之力也無法儲到首期,希望政府資助,可以安居。上了車的六、七十後窮了半生之力,貴價入貨,每月死慳死抵,節衣縮食才僅夠供樓,捱過負資產剛剛見家鄉,對政府受不住民意輿論的壓力,又再「干預」樓市,顯得憂心忡忡,電台「烽煙」,是他們表達心聲的重要渠道。

本來就存在著有樓階級和冇樓階級的矛盾,上車與未上車的利益根本不同,政府就可以用「民意紛紜,未有共識」為理由,繼續行其不干預市場政策,任由地產商把發水樓價推到天高,繼續偷呃拐騙。

又要安居,又要升值,又要細屋換大屋,又要泳池會所燒烤場,又要實用面積九成九,細心思考,除了小孩買出奇蛋,是永遠無法一次過滿足的願望。在特定歷史時期,有過這麼的一批幸運兒,好日子早已一去不復返了。

我們要求官員要有長遠的房屋規劃,就不能一時要政府資助市民買樓,一時又要不能干預市場。作為納稅人,首先要搞清楚,我們要安居,還是要升值,魚與熊掌,兩者只能二擇其中,不能貪婪得大小通吃。

安居和升值,應該是兩個截然不同嚴格區分的市場。政府資助價格低廉的住房單位,買賣年期和買家身份都有格限制,對象是只想安居而不是升值的市民,樓價升跌都與他們無關。只要這類單位數量夠多,調低資格門檻,就可滿足大量市民的需要。

如果想升值,買私樓好了,牙簽鑲鑽石的豪宅也好,跳層天價單位也罷,這不是一般市民要玩的遊戲,任他瘋狂炒賣,任他泡沫爆破,一眾只想安居的市民可以置身事外。

只要將現行的居屋政策稍作調整擴大,就可令天下寒士俱歡顏。但政府為怕得罪地產商,倒行逆施,把居屋視如蛇蠍,叫人大失所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