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10日 星期日

房奴

(吳志森‧三言堂‧20101007見報)

即使你是月入幾萬的中產階級,有沒有算過,要儲蓄多久,才夠買房子的百萬首期。一百萬夠嗎?當然不夠,呎數地點設施稍為像樣的市區住宅,閒閒地呎價一萬,三成首期,沒有超過百萬就做不成業主。即使新界樓,三百萬樓價也是最低消費了,不靠父母,不吃不喝,上百萬首期,打工仔,容易嗎?

即使首期夠了,每月供款佔家庭入息超過一半,管理費差餉不是小數目,然後是吃飯、交通、置裝,還有那絕無僅有娛樂,每月收入,還剩多少?保祐自己無病無痛,否則預算盡失。千萬別想生孩子了,因為一定令你破產。但上有高堂,他們的生活費醫療費,能少嗎?上下煎熬,買了房子,就註定要過奴隸般生活。

朋友住千呎豪宅,主人房是270度環迴大海景,極目四望,天連海,海連山,四季就在腳下。無論是天朗氣清明月高掛,還是急風暴雨行雷閃電,都別有景緻,令人百看不厭。

但要支撐供樓開支,即使是專業人士,都要起早摸黑,一天工作十幾小時。早上醒來,睡眼惺忪,未搞清是晴是雨,就要匆匆上班。晚上歸來,早已伸手不見五指,身心俱疲,也無心無力留意外面的景色。放假,沒睡到十點,無法洗淨一星期的疲累。長假期,也非要出埠玩過盡興不可。千呎豪宅,生活空間,只剩下一張較為寬濶的床,和設備齊全的洗浴間,每天只過著,由大床到洗浴間的生活。

窗外的海景是甚麼模樣?四時會有甚麼變化?問房子的主人,茫無頭緒。

初春,那隻從早到晚都在「苦呀!苦呀!」,叫到四月才稍止息的,是甚麼鳥?盛夏,遠處開遍那紅彤彤的,是甚麼花?秋天一片蟬聲,叫得震天價響,可有留意,牠們的真身,卻與小時候在教科書看到的蟬,大有分別?冬天過去,本來要搶著盛開的木棉花,一年比一年零星落索,你又知道是甚麼原因嗎?

當然統統都不知道,因為要賺錢供樓,很忙,連睡覺的時間都不夠,還有閒情聽鳥賞花看蟬,和留意地球暖化的敗象嗎?

真不明白,好端端的人生,為何要跌入房奴的陷阱裡?不是還不很多值得追求的價值嗎,為何要一頭栽入這種荒謬的遊戲當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