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0年10月15日 星期五

被流氓停機

(吳志森‧三言堂‧20101016見報)

劉霞在她的推特(Twitter)說:「我的新手機剛開不到一天,又被流氓停機。」

劉霞被押送到遼寧錦州監獄探望劉曉波,回京後,一直過著軟禁的生活。家門不能出,手機被搞壞,只能靠互聯網與外界聯絡。好不容易搞到一個新手機,接受了幾次外媒的訪問,然後,手機又被流氓停了,關心劉霞的人們,又只能靠推特,了解劉霞的狀況。

誰是流氓?為何被停機?

宣布劉曉波獲得和平獎,劉霞就開始失去人身自由。公安國保陪她到錦州探監,陪她回京,陪她上街買菜,陪她坐接送的專車,幫她拿沉甸甸的菜籃。流氓是誰當然是受命於國家機器的公安國保。為何連她的手機都要一而再給停了?劉霞說,那些人要她避免接觸外媒,勸她要低調一些。

劉霞的回應十分精準:「不是我低調不低調的問題,所有的事情的原由,都在你們。你們當初不抓劉曉波,不判重刑,他也不會被提名,然後政府方面,不去挪威那裡搗亂,媒體也不會那麼關注,這個大戲是你們拉開的。」

真的是最清楚不過了,整件事情發展到如斯不堪的田地,始作俑者,是大國自己。如果容得下批評,如果同意政治改革,如果不抓劉曉波,如果不判重刑,如果沒有跑去挪威向人家的平獎委員會施壓,如果公安國保沒有把劉霞住的小區圍得像鐵筒一樣,如果沒有把媒體記者和外國代表像蒼蠅一樣統統趕走,如果沒有取消跟挪威的漁業會議,如果沒有煞停人家的音樂表演…

更重要的,如果沒有把劉曉波和平獎諾貝爾都變成網絡敏感詞,如果沒有把吃飯喝酒當成犯罪活動,如果維權人士都沒有被喝茶被監視被旅遊…如果沒有這一切,國人都不會愈來愈關注劉曉波的命運和劉霞的遭遇,國際媒體也不會高調地把這宗新聞長期放在顯著的位置。

為了把劉曉波和平獎諾貝爾徹底從公共視野消失,連最基本的人道主義的不顧了。對外通訊切斷了,令老人家也擔驚受怕,劉霞說:「由於我昨天沒有跟家裡人通電話,今天我77歲的老媽過來看我。擔心。我很難受。感謝我的父母兄弟,一直以來,愛曉波如愛我一樣。強烈抗議政府非法軟禁我。」聞者心酸!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