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0年10月10日 星期日

父子爭酒

(吳志森‧三言堂‧20101011見報)

早已忘了甚麼時候喝第一口酒,勉力回想,對了,可能只是高小的事情。那時,潮流興自家釀酒,把糯米飯放進玻璃瓶子裡,再加冰糖和酒餅,把瓶蓋瓶身封得密不透風,不讓空氣陽光進入,幾星期或個把月,就釀成香甜美味的糯米酒。

據說,糯米酒暖胃補身,對產婦尤佳,不少家庭都會釀幾大瓶酒,每有收成,興高采烈派街坊,成為睦鄰聯誼的最重要項目。

我喝的第一口酒不是糯米酒,是葡萄酒,也是自家土法釀製。把黑葡萄放入玻璃瓶,再加糖水,也是封密包好,程序跟糯米酒幾乎一樣,已忘了發酵時間長短,但每當把瓶子打開,酒香四溢,叫人垂涎。

大人喝酒,當然沒有小孩份兒,知所禁忌,不敢公然討酒。但酒香實在太誘惑了,禁不住一嚐的衝動。

趁大人不在,把酒瓶拿出來,不知是甚麼原因,可能怕被發現,還是不敢直接喝酒,而是偷吃充滿酒液的葡萄。起初只是吃了一兩顆,天下美味,忍不住了,一顆接著一顆地吃,不知第幾顆了,突然,頭暈眼花,兩頰發熱,天旋地轉,無法不躺下來。那次,是生平第一次喝醉。

好奇喝了,準確地說是吃第一口酒,不外如是,我對酒沒甚麼特別喜好或厭惡,更遠遠不到嗜酒的地步,但就是不喜歡酒醉的感覺,喝,也很有節制。

年齡稍長,可能是初中到高中之間,更有機會在老爸面前喝酒。一天工作,帶著疲累的身體回家,老爸不時會啤酒送飯。他倒滿一杯後,我會把酒瓶拿過來,也為自己倒一杯,老爸沒有甚麼反應,只是看看我,半責備半開玩笑的說:不要把我的酒喝光了。我回應:別喝太多,酒對身體不好,我為你分擔。父子爭喝啤酒的日子,還歷歷在目。

年輕人在甚麼時候甚麼環境下喝第一口酒,可能都大同小異,出於好奇,朋輩影響,開心高興,苦悶徬徨。看見一對父子為喝酒而爭論,未成年兒子問可否跟同學一起喝酒,緊張兮兮的老爸斷然拒絕,長篇大論:酒精亂性,影響終身。彷彿,酒變成了天下間最惡毒的東西。要知道,喝酒與嗜酒之間,還有一段很長很長的距離,何不放開襟懷,開放空間,讓年輕人探索這人生必經的過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