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9日 星期一

大學生30年

(吳志森‧三言堂‧20101130見報)

這篇有超過30年歷史的大字報,除了《CU仔,去死吧!!》這個題目外,年代久遠,對內容已無半點印象。我的一位同班同學,把整篇大字報放在他的「面書」上,記者看見了,才好奇來電訪問,要我比較不知隔了多少代大學生的面貌和態度有何異同。有了神奇的互聯網電腦科技,才可以把大學時代的記憶原汁原味地留存下來。

重讀這篇大字報,那時候的初生之犢,有如此這般理想的思考方式,為當年的純真感到有一點點臉紅外,原來我的基本的價值觀到今天都沒有「成熟」起來,最核心的東西竟然沒有被無情的歲月侵蝕掉,性格決定命運,這可能是我「撈極都撈唔起」的關鍵原因。

對物質主義享樂主義的批判,箇中有些細節,現在看起來,覺得相當有趣。例如當年的運動衫、球拍和波鞋也要二、三百元,30年前這個價錢,是一筆大錢,以那時候大學生的經濟能力,能買得起嗎?今天大學生有「碌爆卡」的情況,如果30年前信用卡盛行,未畢業先破產,與現在有甚麼兩樣?

原來當年大學飯堂的鑊仔牛柳已是奢侈的美食,價錢若干真的想不起來,只記得窮到燶每餐吃甚麼都左度右度,鑊仔牛柳無法吃得起,餐蛋飯加大量豉油已是天下美味。

1979年,中國和越南這對同志加兄弟打了一大仗,傷亡慘重,但同學的關注度,比由盧大偉主持的軟性情色節目《哈囉,夜歸人!》低得多。今天,發生在身邊的社會大事都引不起大學生的興趣,遑論國際新聞,30年前後,還不是一樣嗎?

二人世界「四仔主義」,在任何時代,都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普世價值,本來沒有甚麼值得批判的,但總覺得除了這些,作為天之驕子的大學生,應該有更多值得追求。

30年前已經是一年3萬大元學費了,今天大概也只是4萬元左右,不算其他了,單計5%通賬,應該收13萬一年,現在只收4萬,是將貨就價,還是學位真的貶值了。

大字報引起的轟動效應,超過我們的想像之外,回應的小字報不絕,內容當然忘了,但數量之多,跨張點說,簡直可以出一本小書。人們好奇的是,署名的兩個黃毛小子是誰,究竟背後還有甚麼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