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0年11月8日 星期一

給審查員盯上了

(吳志森‧三言堂‧20101109見報)

我發出的博文,引起一些回應,但稍為敏感的都只限十多個就停止。有粉絲指,確實有些奇怪,在他們的微博網頁中,我發的博文有些突然人間蒸發了,這明明就是硬生生刪帖的跡象。他們不說,我一無所知。

為甚麼呢?因為在「我的微博」中,沒有一帖被刪,也沒有任何通知。我發出過的博文,平安無事完好無缺地在「我的微博」中躺著,一點被蹂躪過的痕跡都沒有。

後來,有粉絲提醒:「微博越來越陰濕,那些不河蟹的消息只有你自己看到,其他人看不到。你看到那些評論本來很熱烈的,後來就沒人評論。沒有刪除就不會通知你,你就不知道。你註冊另一個號登陸看看自己的微博。」

我註冊另一個帳號登陸,追隨我的微博扮作粉絲,果然有所發現。那些敏感的博文,原來在粉絲的微博中被徹底刪走了,不留下一點蛛絲馬跡,像從未發出過一樣,但在我的微博中仍保留著,做到神不知,當事人也完全不會察覺。

原來陰招是這樣的:對有極度敏感詞的博文,完全堵截,不准發出。即使漏網之魚發出了,也會即時被刪。對次一級的敏感文章如何處理呢?不會直接刪帖,我稱之為「陰招刪帖」,目的是限制流傳。方法是:博文發出,十多個評論過後,審查員留意到了,局部刪帖,但博文仍留在你的微博裡,而追隨你的粉絲卻無法在他們的微博再看到,用這種方法限制敏感博文的流傳速度和轉發數量,發帖者卻完全被蒙在鼓裡。高招!

這種精細到位的審查工作,當然是由人手而不是經機器代勞了,前提是,我的微博給盯上了,才有審查員如此這般無微不至的招待。我的疑問是,每分鐘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博文發出,究竟微博聘請多少個審查員?開支又有多大?是否算入跟國防開支差不多的維穩經費?全國又有多少個審查員日以繼夜的在做這種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的工作?

網絡流傳一個笑話,在劉曉波得和平獎的敏感時期,某位不知名的微博小秘書,在網上求救:各位用戶,請行行好,幾天幾夜了,覺未睡,飯沒吃,加班到現在,不停的刪,沒完沒了,手都軟了,求你們不要再發敏感詞了....

1 則留言:

  1. 韓寒:

    新闻里说,今年甘肃省要加快网监、网评队伍建设,形成以50名网络评论“高手”为核心层、100名网络评论“好手”为紧密层、500名网络评论“写手”为外围层的网评队伍体系。

    在甘肃省这么一个小省里,尚且需要新增添650的专业网络评论员,那么好事者很容易推算出,在全国范围内,专业网络评论员的数量应该不下十万人。假设每个网络评论员的年工资平均为五万元人民币,那么政府每年要为自己夸奖自己支付50亿人民币,也就是25000个希望小学,或者十分之一个三峡大坝,或者杨浦大桥加南浦大桥加东方明珠打包带走还是双份,或者30架波音737,或者一个中型航空母舰,或者90台在汶川地震中急缺的只向俄罗斯租借到一台的空中巨无霸米26H直升机。这个数据如果不小心让人知道了,非常容易引起人民群众和政府之间的矛盾,往自己脸上贴金乃是人之常情,贴金就要花钱,但往自己脸上贴航母的确说明这脸有点太大了。好在还没有好事者这样推算过,至今也没有人提出过质疑,算是万幸。

    -------------------------------------
    當然,上面指的是網評員,不是審查員

    而那個刪貼笑話,原出處、身份應該是論壇管理員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