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7日 星期三

獰笑

(吳志森‧三言堂‧20101118見報)

冒著攝氏五度的寒流,五歲的小鵬潤手裡拿寫著「爸爸回家」的紙片,站在法院外面,滿懷希望的等爸爸媽媽出來。好不容易見到媽媽和奶奶,但卻見不著爸爸。媽媽淚流滿面,大聲喊著爸爸的名字。奶奶一面走著一面哭,喃喃的不停重複著「沒良心」三個字。小鵬潤知道,爸爸不能回家了。

媽媽走出法院,激動的擁著小鵬潤,告訴他這個消息:「爸爸沒有出來。」一臉天真的小鵬潤反應不過來,目無表情的望著媽媽,周邊圍著他們的記者,攝影機快門聲不停的響著。

結石寶寶爸爸被控「尋釁滋事」,重判入獄兩年半,稍有公義的人,都會流下良心的眼淚,稍血性的人都會激動的質問,在這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究竟還有沒有天理?為受害孩子出頭,為保障孩子健康,為維護孩子生命,四出奔走討回公道,為何一個偉大爸爸,會由原告變成了被告?由受害者變成了大罪犯?究竟這是一個怎樣的制度,會把白變黑,由美變醜,權力恣意把弄公義,人民變成當權者刀俎魚肉,任由宰割?

結石寶寶的受害者在法院門前集結,手臂繫著期盼親人回家的黃絲帶,拿著寫上口號的紙片,喊著:「趙連海無罪!釋放趙連海!」石階上,一幫法院人員,有人拿著攝錄機,搜集「尋釁滋事」的新罪證。聽見趙連海大太李雪梅撕心裂肺的呼喊,一個領導模樣的官員,站在那裡,居高臨下----獰笑。

你獰笑甚麼?心裡生出甚麼惡毒的主意?以為自己就是殘民自肥的勝利者?以為自己是呼風喚雨的魔頭?統統都不是,只是虛怯得連幾個月幾歲大的孩子也怕得要死,怕他們要個說法,怕他們追討賠償,要把他們的爸爸關在牢裡,唬嚇其他受害,要他們閉口噤聲,才稍稍安心。

夜靜更深,給毒奶粉害死孩子們的靈魂,都會回來對你纏擾不休,即使把受害孩子的爸爸統統都關起來,仍然無法睡得安穩,仍然阻止不了連場噩夢。

看見他的獰笑,我不期然我想起闖入上海公安局手刄6名警察的楊佳。楊佳殺警被判死刑,但民眾非但沒有認為他是罪犯,反而視他為英雄,更冠以楊大俠的稱號。官逼民反,楊大俠早已遍地開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