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0年11月2日 星期二

無良偽君子 奸商真小人

(吳志森‧蘋果論壇‧20101103見報)

究竟香港的空氣和土壤有甚麼問題,培植出大家樂這種無良顧主?

如果大家樂對即將公布的最低工資時薪廿八大元提出議異,表示太高無法接受,老闆陳裕光憤而辭去「臨時最低工資委員會」委員之職以示抗議,像張廿蚊一樣著厚臉皮硬著頭皮堅持到底,擺明車馬要做無商不奸的真小人,相信港人還會對你保留三分尊敬。但大家樂卻用「配合最低工資政策實施」為藉口,名義加薪實質減糧,但做了又不敢承認,諸多理由,死不認錯,做偽君子也做得鬼鬼祟祟,除了使人不屑之外,剩下的,甚麼都沒有了,就只有公眾的涎沫。

大家樂管理層要求屬下員工簽署「僱聘資料變動確認書」,時薪增加兩元至三元半,但清楚寫明「用膳時間不計算在有薪工作時數內」。連小學程度的算術都能準確無誤的計出來:加薪兩元,由二十二元增至二十四元,八小時工作,扣減四十五分鐘飯鐘錢,每日減薪兩元。由二十五元增至二十七元,每日減薪四元二角五分。如果加薪兩元五角,由二十五元增至二十七元五角,每日減薪六角二分五。要加薪至三元,才有機會出現正數,每日增薪三大元。

輿論鋪天蓋地譴責這種為富不仁的無良僱主,大家樂的高層管理人員出來澄清,對「名加實減」含糊其辭,對玩弄數字巧言令色,還猛拖同業落水。他們也扣飯鐘錢,如果我們不扣,還會失去競爭能力。說話的高級行政人員,像小學犯了錯,老師要罰,他就哭喪著臉,兩行眼淚一把鼻涕:「小國、小強都有做,點解淨係鬧我小明,唔鬧佢哋?」如此回應,如此水平,實在丟人現眼。

過去十二年,大家樂集團都有強勁的盈利增長,除了二00三年沙士期間稍為回落,即使0七、0八金融海嘯,盈利都穩步上升。二0一0 年,更勁賺五億一千三百萬。扣減員工飯鐘錢,如果中間落墨當三元計算,每月廿六日,三千員工,一年約慳了二百八十萬,不足盈利的百分之零點五五,亦遠低於老闆和行政總裁的一年董事酬金。

最低工資,是為了照顧最弱勢,最無競爭能力的基層員工,二十八元一小時已經低得無可再低了,一天做足八至十小時,都不足他們養家糊口。打工的的意義是甚麼?勞動的價值又是甚麼?廿八元一小時,不夠這些老闆級行政人員到高級酒樓吃一口蝦餃,呷一啖紅酒,但對基層打工仔來說,就可能是一餐飯餸的價錢。是甚麼邪惡念頭,驅使這些行政管理人才,坐在辦公室裡想壞腦袋,挖空心思,把基層員工盡情地逐分逐毫地剝削,把僅餘的勞動價值都搜刮淨盡。如果他們的子女有這種父親,可以抬起頭做人嗎?面對基層員工的痛苦,他們晚上可以睡得安穩嗎?

或許有人會說,資本家追求的是利潤最大化好向股東投資者交代,工資糊口養家並不是老闆的責任。這個說法在弱肉強食的森林資本主義裡可能沒錯,不如就這樣吧,當基層市民的工資被層層剝削,踐踏得比綜援還不如,就讓他們齊齊停工,集體申請綜援,到時如果因為社會福利不勝負荷而加重利得稅,無良的資本家們,你們又願意嗎?

1 則留言:

  1. 小明的手法太差,縱然小國小強都幹著相同的事,但畢竟被遞到亦未見砌詞掩飾.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