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3日 星期二

照妖鏡

(吳志森‧三言堂‧20101124見報)

立法會休會辯論趙連海案,本來以為,這黑白分明,喚醒良知的千古奇冤,不分黨派的立法會議員都應該不會有甚麼異議,應順利通過。怎料結果出來,議案被否決。

想深一層,沒有丁點意外。畸形政治制度,犬儒政治生態,良心議案,又豈會有任何通過的空間。

議員議案需要分組點票,過得了分區直選,過不了功能組別,過往已經有無數次類同的情況發生,例如有關「六四」的動議辯論,每年提出來,都是否決告終。分區直選的幾百萬選民,要服從功能組別的幾十萬選民,功能組別一天存在,分組點票一天不廢除,這種多數要服從少數的荒謬現象,永遠都不會消失。

趙連海案宣判,對阿爺做任何事都一貫唱讚歌的港區人大政協,突然風風火火積極起來,又廣告又聯署,為趙連海求情減刑。過往,這類冤假錯案成千上百,他們頂多只會私下議論,公開連大氣不敢吭一聲。今次人大政協高調向中央施壓,不猜測動機,不因人廢言,這種前無古人的好人好事,值得肯定和讚賞,希望他們繼續憑良心做回正常人。

港區人大政協難得向前走了一步,但立法會內極端保守的議員,卻仍然扯著社會進步的後腿,跳出來捍衛中國的所謂「司法獨立」,高叫河水不能犯井水,散布似是而非的言論。一位時常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議員說:「點解要去挑剔人哋?你哋唔可以絕對話人哋唔啱」「北京法院控告趙連海,一定有充份證據」「否則我堅信政府已經係唔會告佢」「呢個世界唔剩只國內,包括香港在內,挑戰管治權威,都唔會有好下場」「議員就趙連海事件批評中國政府,會令人以為我哋打擊中國」。聽罷如此違反常識違背良知的狂言,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用消毒藥水洗淨耳朵。

立法會的良心辯論,如「六四」,如「釋放劉曉波」,是一面照妖鏡:官員集體失蹤;建制議員講一套做一套;把受盡欺凌的孤寡弱殘打在地上再踩一腳,然後把面別過去,當甚麼都沒有發生。

正如韓寒所言,在雞蛋和高牆之間,即使你有種種理由個人因素利益考慮,既不敢又不願站在雞蛋的一邊,但懇請你,別再為那牆再加厚增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