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0年12月4日 星期六

南生圍告急

(吳志森‧三言堂‧20101204見報)

又到觀鳥季節,氣候暖化,11月底仍有攝氏23、24度,候鳥回來了,但南遷的速度卻慢下來,跑到老遠尋覓鳥蹤,有點失望。

早前去了一趟担竿州,那是到米埔的必經之路,還未申請禁區紙,只走到路的盡頭,在世界自然基金會辦事處就要停下來。沿途雀鳥不多,只見鸕鷀在水面低飛表演花色,小白鷺獨個兒曬太陽,其他幾乎甚麼也沒有。走著走著,看見一隻大蒼鷺停在樹頂,動也不動,好一個站高望遠的哨兵,十分鐘,姿勢沒有變過,是不是藝術家用來捉弄遊人的雕塑?正在猶疑,甚麼聲音吸引著牠,終於頭轉了過來,是一隻活生生的蒼鷺,鏡頭對準,把牠拍了下來。

這裡沒有甚麼收獲,轉車到南生圍。水漲,鳥兒都跑到泥灘老遠覓食,可遠觀而不可近攝,無論數量和種類都不多,有點失落和掃興。

南生圍去過好幾次了,天氣合適的時候,真是目不暇給,數以百計候鳥飛過的奇景,簡直嘆為觀止。而南生圍的秋色更是遠近馳名,不少影友到這裡拍沙龍,也是婚紗照的熱門勝地。

最近消息傳來,這塊觀鳥和攝影的樂土,將會徹底淪陷。地產商處心積慮,九十年代開始逐塊逐塊買下這裡的農地和魚塘,然後向政府申請改變用途,經過一番行政和法律程序,政府在有條件下批出發展,可建幾千個低密度住宅單位,差不多等於半個錦繡花園。

想像一下,如果南生圍發展成豪宅區,這裡一定出現天翻地覆的變化。建屋的時候,茂密的蘆葦林將全部鏟走,影照藍天山色的魚塘也被填平,十幾呎高的白千層和桉樹也會連根拔起,推土機運泥車縱棋馳騁,莫說是敏感怕人的候鳥,就算連蜘蛛蚱蜢也不會願意留下。

好不容易等到幾千豪宅都蓋好了,因為交通需要,還要擴濶道路,每天有千計房車出出入入,人聲,車聲,環境聲,飛走的鳥,鐵定頭也不回。一個風景秀麗,但碩果僅存的雀鳥天堂,就這樣被徹底摧毀。

最近南生圍發生大量樹木離奇失火焚毁事件,這絕不是好兆頭。

12月18日,南生圍的發展期限屆滿,如果當局不批准再續,就要推倒重來。南生圍告急,死線前,你會做些甚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