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0年12月6日 星期一

還要毁滅多少個南生圍?

(吳志森‧明報論壇‧20101207)

12月18日南生圍發展計劃死線前夕,發展商再施拖延策略,申請延期3年,理由是社會對南生圍發展還有不同意見。其用心路人皆見:用時間買空間。3年過去,或許政策有變,或許民意淡漠,更大可能,是3年太長,南生圍已遭破壞,再無生態價值,政府和市民都要無奈接受地產商的發展大計。

民間團體,要用社會運動的形式,向官員痛陳利害,讓他們明白,把南生圍的保育形式馬上確定下來,已經刻不容緩,再等3年,南生圍只會步向死亡,永不超生。

最近迷上觀鳥,這些年去了幾次南生圍。秋冬季節,候鳥重臨,比鄰后海灣,三河交匯的南生圍,是成數以千計候鳥覓食棲息的必到之地。河的另一邊,有魚塘,有大面積的蘆葦林,又有高大筆直的白千層和桉樹。長期存在的特殊生態,自然而成雀鳥天堂。

去年冬天,到南生圍觀鳥,給我們遇到難得一見的奇景,一群又一群鸕鷀從后海灣那邊飛來,隊形整齊,節奏有序,半小時不絕,數不清數目有多少,簡直嘆為觀止。後來才知道,南生圍的樹林,是鸕鷀築巢棲息繁殖的居所,去年統計數目多達5千隻。不遠亦有鷺鳥林,靠著附近的魚塘作為滋養生命的來源。如果天氣好,朝汐時間配合,也可以近距離觀察到各種各類姿態萬千的水鳥:黑臉琵鷺、大、小白鷺、蒼鷺、黑翅長腳鷸、反嘴鷸….目不暇給。南生圍更是婚紗攝影、電影取景的勝地,到過的人都會留下極深印象,不用我再多說了。

香港具生態價值的土地,都不停出現近似的惡性循環:土地屬原居民私有,風景極佳,有發展潛力,處心積累的地產商經年密密收購,香港農業漁業早已崩潰,沒有出路,土地只能賤賣。發展商一塊一塊的買,囤積下來,等待時機。

然後就是先破壞後發展,大浪西灣,海下灣和其他眾多新界土地發展個案,都極為相似,先在「私人」土地動土,做出的既成事實,生態價值已受破壞,令當局不得不接受改變土地用途的申請。近日南生圍樹木大面積被焚毀,不能不令人懷疑,是出於同樣的陰謀。

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如果批准南生圍發展成豪宅區,等於斷絕了候鳥的生存空間,與謀殺無異。候鳥南來,香港是一個必經的中途站,牠們在這裡補給,休息,繁殖,是整個物種得以延續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米埔已經被北面的發展污染得喘不過氣來,南生圍的生態值價更為凸顯。南生圍的土地雖屬地產商私人擁有,但候鳥的飛行路徑,絕對不是私產,而是屬於整個地球,特區政府有責任和義務保護候鳥的飛行路徑生存空間。

政府仍是袖手旁觀不聞不問,還有多少個南生圍會被毁滅?還有多少候鳥會被謀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