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0年12月8日 星期三

白忙一場,甚麼正面效果都沒有!

(吳志森‧蘋果論壇。20101208見報)

儘管劉曉波本人仍然身陷囹圄,儘管劉霞仍遭軟禁,儘管這對患難夫婦的至親,都無一例外地受到嚴厲警告百般阻撓,不准出國不可接受外媒採訪不得亂說亂動,但無論如何,兩天之後,二0一0年十二月十日,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都會風雨不改,在挪威奧斯陸如期舉行,見證著中國人的驕傲。

回顧這幾個月,中國政府出盡九牛二虎之力,用盡一切大小動作,千方百計干擾和平獎的進行,除了「丟人現眼」,真找不到其他恰當的形容詞。中國恃著大國崛起,肥得漏油,擠身第二大經濟體,以為人人都會在白花花的銀子面前低頭跪下,結果是處處踫壁,徒惹世人訕笑。

中國對付別人的所謂策略,無論對外對內,一言以蔽之:壓,但施壓的方式,往往非常拙劣,效果適得其反。

一介書生,提倡民主憲政,寫成《零八憲章》,同道聯署聲援,無論從任何角度,只能屬言論自由的範疇,如果北京當局沒有把書生送入監牢,更重判十一年徒刑,劉曉波得諾貝爾和平獎這回事,根本就不會發生。

在和平獎拍板前夕,中國竟然派副外長到挪威,對委員會直接施壓,秘書長不為所動,更把事情的始末捅了出來,世界輿論嘩然。這種極其愚蠢的外交行為,等於中國已替委員會作出決定,和平獎非要頒給劉曉波不可。

結果出來了,北京惱羞成怒,馬上調低與挪威的往來,終止漁業談判,叫停音樂演出。挪威政府根本無法控制和平獎委員會,北京對付不了委員會,竟然氣急敗壞懲罰挪威,完全不顧外交策略和禮節,成為國際笑話。

劉曉波得和平獎已是無法改變的事實,只剩下千方百計對頒獎禮搞破壞。北京向友好國家施壓,要他們杯葛頒獎禮,好幾個臭味相投的獨裁國家,希望得到北京的實質好處,連忙答允。但不少國家仍堅持原則,因經濟利益而左右為難的韓國,頂住北京的壓力,在最後一刻決定出席。

對付不了外人,唯有關門對付自己人。劉曉波夫婦的至親固然成為跟監對象,一律不准出國。而凡簽過《零八憲章》,恭賀過劉曉波得獎,受劉霞邀請的嘉賓,這些學者教授、維權律師、藝術家、公共知識分子,統統成了「危害國家安全」的嫌疑犯,禁止出國。單位或給他們打招呼,又或到機場才給截回,禁足的理由,一律都是「出國,可能危及國家安全」,因此不准離開國門一步。連出國都害怕國家安全被動搖,天下還有比這更脆弱的政權嗎?

為了搞破壞搞得更徹底,不但警告出席頒獎禮的內地同胞「別想回國」,當局更動員當地華人到場示威抗議,以示和平獎頒給劉曉波不得人心。

動用如此龐大人力物力,挖空心思破壞阻撓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究竟可以達到甚麼目的,做成甚麼效果呢?答案是:除了使頒獎禮更舉世矚目更為世人重視,除了使世人更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除了使世人更無法尊重這個恃金多到處張牙舞爪但虛怯無比的政權外,白忙一場,甚麼正面效果都沒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