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0年12月15日 星期三

空椅子

(吳志森‧三言堂‧20101216見報)

一張空椅子,搞得統治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土地的北京政府,進入歇斯底里狀態。

就在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主席亞格蘭把獎狀和獎牌放在預早安排空椅上子的當兒,成千上萬翻牆觀看頒獎禮的中國網民,無法表達激動的感情,唯有把各種款式的空椅子,上載到他們的網頁、微博,或把頭像改成空凳,又或沒有前文後理的只寫上「祝賀」、「致敬」等字眼。

網民的集體行為,沒有領頭人,沒有事前張揚,沒有任何暗號,但成為了一場無聲無息但聲勢浩大的網上示威行動。

負責審查的小秘書們,加班加點,疲於奔命。諾貝爾、和平獎等無一逃得過威力龐大的防火長城,劉曉波、劉小波、劉曉X這些過於明顯的敏感詞統統第一時間濾掉。

網絡審查員更是與時並進,緊趕網民的節奏,空凳子空椅子更立時變成最新興的敏感詞,全部被擋。看圖不作聲已經失效,古今中外的空凳圖片,差不多無一漏網,發不出去,僥倖逃過的,也難逃最後被處死的厄運。

外人難以想像中國的言論審查系統如何運作?規模多大?但每次出現今天這種遭遇戰,都使人驚嘆中國防火長城的威力是如此驚人,單靠機器肯定無法執行,需要多少人手,又保證不走漏眼,究竟是一種甚麼樣的運作方式?

「造反」網民的流量實在太大了,審查員應付不過來,今次出新招。首先盯上頑劣的網民,把要發出的訊息,無論真的是要過濾的敏感詞,還是一些無意義無厘頭的符號,都一律先扣下,不讓第一時間發放。

我是有幸在微博被盯上的博友,甚麼訊息都幾乎發不出去。這只是警告,如果再不聽話,網頁都失蹤了,只剩下「你當前使用的IP地址或者帳號由於違反了新浪微博的安全檢測規則,暫時禁止訪問。」真是一了百了。甚麼「安全檢測規則」,只能心知肚明,只是「暫時禁止訪問」,誰知道!

網民都不是省油的燈,張良計鬥過牆梯早已是常態了。最搞笑是網上徵文「我最崇拜的人姓劉」:三十多歲就帶領人們反暴政----他叫劉邦;他得過很多香港台灣和境外的大獎----他叫劉德華;他受盡苦難,精神永存----他叫劉翔。要刪,能刪得了多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