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8日 星期六

文明和野蠻

(吳志森‧三言堂‧20101218見報)

在諾貝爾和平獎頒獎禮上,委員會主席亞格蘭的演說,雖然溫和直接,沒有矯情沒有挑釁,而是苦口婆心,但有心人聽起來,尤其心中有鬼的,輕則會認為棉裡藏針,忍忍作痛,重則會覺得是擊中要害,會痛得跳將起來。

演說開始不久,亞格蘭將得獎人無法出席頒獎禮的歷史,逐個數出。希特拉治下的納粹德國,被關入監獄的記者兼和平主義者奧西茨基,是和平獎歷史上第一位無法出席頒獎禮,也無親人代領的得獎人,而第二位,就是相隔75年的中國異見者劉曉波。把當年希特拉統治的納粹德國,與今天在國際霸氣迫人肥得漏油的崛起大國相提並論,無論是言者無心,還是聽者有意,不氣得歇斯底里才怪。

1975年得獎的蘇聯著名物理學家沙卡洛夫,被當局禁止離境,只能由夫人代領。屬於蘇聯東歐集團的波蘭,工會領袖華里沙1983年獲獎,也被禁出境,也是由妻子代夫出征。極權如當年的蘇聯波蘭,本人被禁出境,夫人卻可代表丈夫出席,但大國把丈夫投入大牢,索性連妻子也徹底軟禁,完全與外界隔絕音訊,還放話說要到明年一月才稍有鬆動。我們這個大國,真的脆弱得比當年的蘇聯波蘭還不如嗎?

不能出席頒獎禮的,還有1991年得獎的緬甸民運領袖昂山素姬,獨裁的軍政府不是禁止她出國,而是要她出去後就永遠不要再回到自己的祖國。和平獎只好由兩個兒子代領,還在典禮上發表了感人肺腑的感言。

然後,又提到伊朗的伊巴迪,她是一位律師和人權活動者,2003年獲頒和平獎,雖然伊朗政府反應激烈,但當局卻沒有禁止伊巴迪出國領獎,伊朗駐挪威大使也有出席頒獎禮。幾年後,伊朗當局竟然強制沒收伊巴迪的諾貝爾和平獎。亞格蘭想用伊朗來跟大國比較甚麼?

原來南非是獲得和平獎最多的國家,共三次。1960年民族英雄盧圖利、1984大主教杜圖相繼獲獎,都引起了南非種族隔離政權暴跳如雷。直到曼德拉和德克勒克,結束臭名昭著的種族隔離制度,為南非的民主政權奠下穩固的基礎,聯手得到1993年的和平獎,才終於博得了雷鳴般的掌聲。

和平獎是一面鏡子,映照出政權的文明和野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