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2日 星期三

無法出現在劉賓雁墓誌銘上的遺言

「長眠於此的這個中國人,曾做了他應該做的事,說了他自己應該說的話。」

就連如此溫和的遺願,都遭粗暴阻撓,這是個怎樣的世道啊!


「就連你早已化為灰燼,親愛的,鎖鏈還未除掉...」

我讀他的報告文學成長,他是我的啟蒙者...為他流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