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0年12月29日 星期三

化為灰燼 鎖鏈未除

(吳志森‧三言堂‧20101230見報)

有「中國良心」稱號的報告文學家劉賓雁,「八九六四」流亡美國,有家歸不得,2005年底客死異鄉,折騰了5年,劉賓雁的骨灰,才能在北京得到安葬。但入土未為安,即使這位異見作家經已化為灰燼,在專制傲慢的權力面前,仍無法得到安息。

劉賓雁生前說過,希望死後在他的墓誌銘上,寫上以下一段說話:「長眠於此的這個中國人,曾做了他應該做的事,說了他自己應該說的話。」但這位為民請命揭露醜惡,頂住打壓拒絕屈服,說了幾十年真話的東北硬漢,就連這最卑微的要求,都無法實現。當局下令,劉賓雁的墓碑上,不准刻上任何紀念文字。這段相當溫和,絕不冒犯別人,只是總結自己一生的事實陳述,也當然被禁。劉賓雁的墓碑,只剩下自己的簽名式樣,生卒年份,其他的,一片空白。

去國之後,在整個神州大地,「劉賓雁」已成為敏感詞,作品全面被禁,主流傳媒避之唯恐不及,網絡更是嚴格屏蔽。經過20多年的愚民政策,「八九六四」的真相愈來愈模糊,劉賓雁是誰,絕大部份年輕人更是一無所知。

20多年來,劉賓雁已遭徹底封殺,沒多少人知道他是誰,主流社會,劉賓雁根沒有甚麼影響力,當局還怕甚麼呢?劉賓雁逝去5年多,早已化為灰燼,當局還怕甚麼呢?劉賓雁的墓碑,只是一塊近噸重的花崗岩,只在石頭刻上幾個字,當局又怕些甚麼呢?

中國人民是否早已把劉賓雁完全忘記,當然不。國內不少50後、60後、70後的知識分子,都是讀劉賓雁的報告文學成長,受到劉賓雁人文關懷人道思想啟蒙,他們秉承著劉賓雁的風骨,身體力行投身到理想事業,傳承著劉賓雁敢於在權力面前說真話的道德勇氣。

在生時當局拒絕劉賓雁回國,死後不准墓碑上有任何紀念文字,試問,世上還有哪個政權,虛怯得連死去的軀體、化為灰燼的骸骨,都怕得要死?
一行禪師寫過一首詩:《自在的白雲》,悼念死在越共監獄中的好友善明法師,其中有詩句是這樣的:「就連你的雙手被砸碎後,親愛的,鎖鏈還未除掉。」對劉賓雁卻是:「就連你早已化為灰燼,親愛的,鎖鏈還未除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