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4日 星期五

我沒有敵人

(吳志森‧三言堂‧20110115見報)

把《不是一個人的戰爭》放上網,得到最多的回應是:「支持!」「撐你!」「頂住!」「你絕對不是一個人!」「他們的批評就是對你的讚美!」各位網友,我在此謝過。

黨報來勢洶洶,老友憂心忡忡,緊急約我出來吃飯,打氣減壓。天寒地凍,心頭暖意,直透全身。朋友、讀者、聽眾、觀眾,熱情、誠懇,默默的站在我身邊,表達支持,又豈會四野無人,當然不是一個人的戰爭。

如何看待這些急風暴雨的批判?我第一個反應是:習慣了,也在預計之中。有壓力嗎?當然有,更大的感受,是好像突然遇到一大群蒼蠅,帶著惡臭,嗡嗡亂飛,趕之不去,與其說是壓力,不如說是令人討厭的干擾。

我根本不知道他們是誰,對黨報沒有恨意,對千篇一律的批判文章,對千人一面的打手作家也沒有恨意,我反而同情他們。寫這些奉命文章,可能是為了搵食糊口,更可能是身不由己。我沒有敵人,他們都不是我的敵人。

這些邏輯混亂水平低下的批判文章是畸形體制的產物,是過去幾十年政治運動的歷史形成的。這種「極左」意識形態,在內地早已消聲匿跡,主流媒體也絕無僅有,只剩下一些「左派」網站苟延殘喘。文革陰魂,卻竟然在「一國兩制」的香港保存得如此完好無缺,真是令人驚訝。

不要以為這種文革式的大批判,針對的只是我一個人,其他人就可置身事外,別過頭,就可以當甚麼是都沒有發生。他們固然是針對我,但確確實實在針對香港言論自由的核心價值。如果能用如此低成本,十多廿篇文章就能打掉一個不同意見的節目主持人,而大家又視而不見,袖手旁觀,大氣也不敢吭一聲的話,今天是我,明天,大家都不能倖免。

還記者納粹德國牧師馬丁.尼莫拉的故事嗎:「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我沒有說話,因為我是新教徒;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