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1年1月12日 星期三

恐怖主義

(吳志森‧三言堂‧20110113見報)

「為了一個自認『崇高』的目標,整肅意見相左的人,不惜濫殺無辜,以製造震嚇效果,是民間做的,叫做恐怖主義。政府為之,叫做國家恐怖主義。」----龍應台。

我連續幾個星期受香港兩份黨報十多篇文章的密集攻撃批判,從任何角度看,都是一種恐怖主義。

首先,對我而言,他們的企圖非常清楚,迫我閉口噤聲。有網友問我:「為何要花如此大的力氣對付一個人?」這個問題我也希望知道答案,但如果你知道幾十年前那個瘋狂的年代,明白這幫人感染病毒到今天還未痊癒,而且早已深入了血液骨髓遺傳基因,這種非理性的荒謬行為常常發作,就一點都不奇怪了。

有網友問:恐懼嗎?恐怖主義的目的,就是要別人感到恐懼,然後屈服。如果我既恐懼又屈服,豈不中了恐怖主義的下懷?像一些網友所說,給黨報批判,是我的榮耀,證明了我講的是真話。問心無愧,我恐懼甚麼?

恐怖主義的一貫手法,就是狂轟濫炸,傷害無辜,使一般人都感到懼怕:「如果繼續這樣,我會不會成為下一個目標?還是收歛一點好了。」雖然目標不是瞄準你這個人,但產生的震嚇效果,殺雞儆猴,擔心會否有同一下場。甚至令其他人疏遠你,連開口支持都擔心受到連累。所謂寒蟬效應,就是如此這般產生出來。

黨報為何要對我進行密集批評,答案早已寫在紙上:「特區政府對吳志森公器私用,不能視若無睹,必須炒魷,否則就不能向納稅人交代!」「你還有資格做港台的節目主持人嗎?」「新任廣播處長如果繼續視而不見,港台肯定被吳志森拖累,沒有前途。」

清楚不過,用心太明顯了。要在新處長上任前製造輿論,向港台管理層施壓,把我除掉,甚至將我的存在與港台的前途掛鉤。何德何能,太抬舉了,要達到目的,輕言一句就可以了,何必勞師動眾呢?

但試想想,如果用十多篇邏輯混亂不知所云的批判文章,就可以把一個不同意見的節目主持人換掉,成功了,食髓知味,看其他人不順眼,下一次豈不又可故技重施?黨報要控制港台,要用文革大批判的手段,來控制香港的輿論導向,可以輕易得逞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