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7日 星期一

惡人告狀 賊喊捉賊

(吳志森‧明報論壇‧20110118見報)

下屆準特首候選人唐英年,向年輕人公開演講,對香港「八十後」作出種種指控。最貼切的形容,是「自暴其短」:他對香港社會的理解如此無知,對解決深層次矛盾這般無能,面對「八十後」,更是最大盲點,誤讀誤判,儼然向「八十後」宣戰。唐英年的發言,顯然是要討好小圈子的特首選舉委員,令極端保守勢力共鳴稱道,增加日後勝算的機會。但唐英年對社會無知無能誤讀誤判,2012年他如果真的上台,對香港的管治,可能帶來巨大災難。

對於唐英年的指控,如果換了主詞,把「八十後」改成「特區政府」,多麼巧合和奇妙,竟然完全適用,更是句句到肉,針針見血。

唐英年指控「八十後」:「剛愎自用加上勇往直前,最後很容易車毁人亡。」聽到這句,相信不少人與我一樣,大笑不止。特區政府浪費人力物力申辦亞運,是隨手拈來的一個最好的例子。如果特區政府不是不顧民意,不是「剛愎自用加上勇往直前」,會落得連建制派都倒伐反對,大比數慘敗,令政府面子盡失,衝擊管治威信的「車毁人亡」局面嗎?

唐英年指控「八十後」:「關起門來當皇帝,自己說了算。」特區政府近年這種「關門皇帝」政策多的是:天星皇后、喜帖街….無可挽回,慳電膽、外傭稅、生果金、堆填區….罄竹難書,要等到民怨沸騰,輿論狂轟,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收回成命。近期交通津貼擴大版,也是這種「關門皇帝」的典型例子,民情蘊釀發酵了,群情開始洶湧了,官員們還是懵然不知,仍然自我感覺良好。

唐英年指控「八十後」:「將複雜問題簡單化。」通篇演詞所強調的「權利責任」「原則妥協」,正正就是包括唐英年在內的管治階層,長期地把「複雜問題簡單化」的惡果。激起更大的社會矛盾,累積民間的日益不滿,是因為刁民只講權利不負任,只講原則不懂妥協的結果?只要他們講點責任,學懂妥協,各讓半步,就事大吉,天下太平了?

天下沒有比這更黑白顛倒的事情了,究竟誰不負責任?究竟是誰絕不妥協?就是政府長期包庇縱容的富豪財閥:地產主導,將全港各區變成千人一面;發水炒賣,騙盡小市民的積蓄血汗;無所不包,控制我們日常生活,把小商戶趕盡殺絕;經濟壟斷,令年輕人失去上升的希望。對這種一分一毫都賺盡的絕不讓步的行為,在政府長期不負責任的政策和法律保護下,地產財閥已被養大得成一隻無法控制的妖獸了,所謂立法規管,只是隔靴搔癢,能收效嗎?

官商勾結不是填充題,而是赤裸裸血淋淋客觀存在的事實,否認乘以任何數都是否認,惡人告狀,賊喊捉賊,掩著耳朵,閉起眼睛,連面對都不敢,還能指望他能解決深層次矛盾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