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0日 星期日

歪理連篇

(吳志森‧三言堂‧20110131見報)

王丹來港悼華叔,其實真的只差臨門一腳。特區官員與治喪委員會已談到具體細節的安排,甚至對不同方案作過沙盤推演,但到最後關頭,中央大員在一念之間推翻了所有決定,一個可以舒緩「六四」情結,提升特區政府形象,顯示中央政府包容胸襟的大好機會,全都白白錯過,統統成為泡影,反映了大國崛起的中國,仍無法脫離濃厚的人治色彩。

在媒體讀到香港建制愛國人士如何為中央的決定,面不紅心不跳地解釋,理曲氣壯地說項,看得哈哈大笑,一洗這幾天來的鬱悶心情。

我看到有一種說法是這樣的:中央擔心王丹的證件有問題,怕出現被迫滯港的風險,到時賴著不走,麻煩就大了。這個所謂擔憂,歪理連篇,是典型的政治化妝師的吹風產物。台灣當局早已公開保證王丹的回台證件,還拿這個來做文章,真的令人失笑。

我又看到另一種說法是這樣的:王丹一開始就高調地向外張揚,而且不少無關的香港團體發起遊行,到中聯辦示威,早令中央不滿。治喪委員會更把司徒華的喪禮與支聯會掛鉤,把帛金捐給支聯會,在安息禮拜響起「六長四短」的鐘聲,把喪禮搞成政治活動,激怒了中央。拒絕王丹入境,是你們反對派做成的,責任不在我方。

聽到這種煞有介事的歪理,我真的笑出眼淚。

華叔做過香港立法會議員,做了二十一年支聯會主席,無容置疑,華叔就是政治人物。特首向華叔政治抽水,只讚揚他支持2012政改方案,但華叔一生最重要的工作,曾特首卻絕口不提。華叔支持八九民主運動,營救被追捕的民運學運領袖,堅持平反八九民運,結束一黨專政,追究屠城責任,建設民主中國。想起華叔,就一定想起中國民運,就一定記起平反六四。華叔的喪禮聯繫到六四支聯會,根本是應有之義,也是理所當然。

愛國建制人士常把甚麼甚麼「政治化」掛在口邊,其實最政治化就是他們自己。連食飯拉矢,都有政治角度,都能嗅出政治氣味來。指摘別人政治化,其實是賊喊捉賊。

他們要靠這些歪理搵食,何別認真,不看不聽,也就算了。但工作關係,我每天都被迫面對,非常厭惡,也相當難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