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4日 星期二

「對傳媒做多點工夫」

(吳志森‧三言堂‧20110103見報)

名校王老師,參加北京國情研習班,高官接見,率先發言,不知是否「接近權力亢奮症候群」發作,一開口,就語無倫次。

王老師用流利普通話,先大讚香港國民教育做得不錯,在升旗禮和奏國歌時表現得很有禮儀,話鋒一轉,先批評香港學生的「國民意識」不夠紥實:

「香港學生一個很大的通病,就是說,當中國發生好的事情、正面的事情的時候,譬如說奧運呀世博呀,國民意識就非常強,會感到自豪是一個中國人。但是當一聽到負面消息,尤其香港媒體比較喜歡發放負面消息,國民意識又會慢慢的減弱,好像一加強就突然間又減弱。」

接著,又批評香港的傳媒:「國家發生一些重大的事件,部份香港的傳媒也做了很多工作。但港澳辦能不能夠在媒體上面做多一點工夫,讓大家不要只報負面的消息。我相信會對國民教育的推行應該會有很大幫助。」

報章把王老師的樣子登了出來,是一幀開學禮照片,老師看來相當年輕,不應該是抱殘守缺食古不化之輩,倒有興趣知道,「管傳媒」的想法,是怎樣培養出來的呢?是土產,外來,還是證明了回歸後國民教育的威力?

先不分析老師發言內容的謬誤。我把王老師的發言放上網,反應當然強烈,我選的部份回響,已算相當理性:

「言下之意, 就是Propaganda了」;「乜都可以學,千祈唔好學内地報喜唔報憂嘅新聞工作作風」;「你偉大祖國唔出D負面嘢,港媒又點會報道你,不如賴人哋逼你做D負面嘢啦,好冇?」;「那要先請這位王老師解釋一下何謂『做多一點工夫』?是要向傳媒加強宣傳抑或要整頓打壓...?」;「除文匯大公外,所有報紙查封,電視只播新聞聯播,學校每天早上學習三個袋錶(代表)思想,並由老師擔任宣傳部長。」

以上回應,都只是常識範圍,不少更來自內地網友,他們生長在言論受到管制,報導無自由,權利受打壓的地方,卻對傳媒的監督作用,特別珍而重之。但香港卻有不少人,慣了,以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更對眾聲喧嘩的自由感到不耐煩。

但在黨官面前,要港澳辦對香港媒體「做多一點工夫」,有甚麼動機,又另作別論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