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日 星期二

六長四短

(明報‧吳志森‧三言堂‧ 2011-02-02)

尖沙嘴聖安德烈堂的小花園,一大早就開放給公眾致祭,陸陸續續來了五六千人。民眾手執鮮花,魚貫走到華叔遺照台前,鞠躬、默禱,甚至跪下,含著淚水,泣不成聲,然後簽下名字,繫上黃絲帶,向這位為中國為香港民主事業拚搏終生的鬥士,致以最後敬意。

華叔對平反六四堅持到底,感動了萬千香港市民,六長四短的鐘聲,飄揚著的黃絲帶,彰顯華叔未竟的遺願,叫港人勇敢地將這棒子接下去,讓燭光點燃,讓鐘聲響起,不止照亮這個蕞爾小島,還要響徹神州大地。

為了避開這明顯不過的訊息,香港最高的掌權者,帶著一眾港人不認識的低層官員,在六長四短的鐘聲未響起之前,中午時分,躲躲閃閃的來到教堂致祭。

只見長官兩眼失神,一臉繃緊,放下鮮花,來到華叔的遺像前,口中唸唸有詞。從表情神態看來,絕對不像禱告,是要向華叔解釋甚麼似的。

解釋甚麼呢?是王丹來港的入境申請,為何會臨門失腳?是當初答應十位高官出席安息禮拜,為何突然臨陣「縮沙」?還是要向華叔解釋我只是一位沒權沒勇的小官僚,阿爺話事,身不由己,一切都由不得我作主,祈求華叔原諒?官員們只逗留了幾分鐘,就急不及待離開,連基本禮貌都不顧。

華叔大去當天,小官僚第一時間發佈唁文,對華叔熱愛中華熱愛香港,作出高度評價,政治抽水,溢於言表,是否因為華叔深受香港市民愛戴,不得已而為之?王丹親臨祭奠的要求,擺出一副萬事有商量的姿態,拔高了市民對成事的期望,是因為不敢逆民意而行,還是只為了博取掌聲?

結果,某個中央大員的一念之間,一切盤算都成為泡影。「一國兩制」原來如斯脆弱,公義常識,敵不過長官意志。這個蕞爾小島的最高掌權者,原來是那麼的不堪一擊,只要上頭怒目一睜,下官只懂躲閃一旁,手騰腳震,沉默不語,完全不敢據理力爭。

算罷了,小官僚來與不來,出席不出席華叔的安息禮拜,對喪禮的莊嚴本意根本絲毫無損。小官僚沒有資格把喪禮降格,這種反覆無常的權謀計算,是他親手把自己和特區政府的格,踩在地上,任人踐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