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1年2月22日 星期二

是誰剝了張局長的光豬?

(吳志森‧明報論壇‧20110222)

上星期,勞福局長張建宗向立法會各黨派遊說「鼓勵就業交通津貼」新方案,說已一退再退,自嘲被議員剝了光豬,只剩下一條領呔。張局長用如此拙劣的比喻,希望動之以情,哀求議員們接納其「優化」交津方案,真是情何以堪。

張局長三番四次的對著電視鏡頭,強調方案已經是底線,是政府高層深思熟慮的結論,退無可退。但結果呢,二人家庭的入息限額由8,500元增至1萬,在議員威脅「發回重議」的集體壓力下,再加至1萬2千。每月工作72小時的規定,又減至36小時,也符合取得半額交津300元的資格。

整個過程,活像一齣鬧劇,把政策制訂,當成是在街市買餸,顧客跟商販一毫一毫的討價還價,為買菜心是否送棵蔥,買豬肉應否搭豬骨而爭吵不休。政策的初衷和理念究竟是甚麼?完全經不起推敲和考驗。張局長斬釘截鐵說「退無可退」,但卻退了又退。今後再說甚麼「底線」,還會有人信嗎?經此一役,問責官員的公信力,已經徹底破產。

這齣鬧劇好看的不只是官員剝光豬的表演,更精彩的是建制議員川劇式變臉絕活。局長只是稍稍移動了身影,增加了入息限額,放寬了工作時數,根本沒對方案種種漏洞作任何補救,本來堅決反對的建制議員,聞風先動,第一時間轉軚,差點未掛出「成功爭取」的橫幅來領功。技術高超,令人嘆為觀止。

所謂優化方案,完全沒有解決由個人申請變為家庭申請所引起的不公、矛盾和衝突。一家三口工作,拿的是最低工資5800多元,本來每人都合資格取得600元交津,但在新方案下,甚麼都沒有了。也是一家三口,賺最低工資的父母本來都可取得交津,但兒子工作儲錢買樓結婚,積蓄超過9萬,家庭核算,超過資產限額,也是甚麼都沒有了。一位聽眾來電說,為了取得600元交津,一家人的入息資產,全部攤出來,無遮無掩的曝露人前,不等於被剝了光豬嗎?

特區政府坐擁5、6千憶財政儲備,有錢得漏油,羨煞不少富裕國家。為3年不夠50億的交通津貼,搞得滿城風雨,踫得焦頭爛額。甚麼申亞盛事燒煙花式開支,幾百億都面不改容,現在卻要一分一毫跟最基層市民錙銖必較,如此倒行逆施,還算是一個有稍人性以民為本的政府所為嗎?

張局長自嘲被剝光豬,但要根查的,是誰剝了張局長的光豬?官場耳語,以家庭作為交津申請單位,最堅持不讓的,是張局長的上司特首曾先生,剝了張局長光豬的,不是議員,正正是這種自以為是、剛愎自用、關門做皇帝的官僚心態。

因議程擁擠,財委員要押後一星期才討論交津的撥款議程,曾經大聲反對的建制議員們,你們有勇氣為活在最邊緣的市民,爭取更好的方案嗎?

1 則留言:

  1. 張局長被自己剝光豬
    建制議員被轉軚
    市民被共產
    被憤怒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