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1年3月2日 星期三

傳染病

(吳志森‧三言堂‧20110301見報)

利比亞半壁江山,已落入反政府分子手中,狂人卡達菲對人民大開殺戒,用機槍導彈戰機狂轟濫殺手無寸鐵的示威群眾,處決不肯屠殺人民的士兵,說明他的氣數已盡,死到臨頭,瘋狂反撲。

卡達菲在1986年被美軍轟炸的舊官邸發表演說,提到六四天安門事件:「當天安門示威發生時,坦克開入處理他們。這不是開玩笑的,維護統一比什麼都重要。站在坦克前的人們被輾過。中國的統一,較少數示威者重要。」

卡達菲借六四為自己屠殺利比亞人民辯護,用的也是當年鄧李揚的邏輯,歷史的傷疤再被揭開,令中國異常難堪。

CNN直播卡達菲的演說,在內地一些機關酒店都可以收看,但一提到六四天安門,訊號便中斷了,中國官媒也如見鬼魅似的,隻字不敢報道卡達菲的演說。網文在微博發帖,用圖像貼上卡達菲談到六四的內容,也再三被刪。可見中國對當年春夏之交的那場政治風波,是如何忌諱。外媒說,中國不願在卡達菲的鏡子裡看到自己當年,也不想和卡達菲今天的作為,扯上任何關係,更重要的,就像對茉莉花革命一樣,要把中國人民任何過度的聯想,消滅於萌芽狀態。

原來血腥是一種傳染病,22年前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上作的孽,像病毒一樣傳到世界不同角落,在瘋狂的獨裁者身上繁殖生根。到生死關頭,體內的病毒就會發作,條件反射的想起天安門式鎮壓,以為用血腥手段,就可以保住搖搖欲墜的政權。

毛時代中國對亞非拉國家輸出革命,想不到的是,在今天的利比亞仍然可以開花結果,除了坦克大屠殺作了一次良好示範,狂人可以有樣學樣外,逐家逐戶清洗,威迫鼓動人民上街批鬥反對者,也是活學活用當年文化大革命的那一套。

那又有甚麼奇怪呢,波爾布特屠殺百萬柬埔寨人,越南下放知識分子到新經濟區任由自生自滅,他們不都是中國的同志加兄弟?不都是毛主席的好學生嗎?

軍隊違抗命令,拒絕向人民開火,內閣成員辭職,站到反對行列。子女內鬥,爭權奪利,眾叛親離,臨陣倒戈,卡達菲政權已到倒數階段。屠殺人民的獨裁者都沒有好下場,今天未報,只時時辰未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