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9日 星期六

「連帶責任感」

(吳志森‧三言堂‧2011-03-19)

地震、海嘯、核輻射三面夾擊,日本陷入空前災難,但見不到混亂失控,聽不到呼天搶地。

香港媒體大字標題,有人到超市搶購食物和日用品。但畫面所見,只是一群穿著得體舉止優雅的日本人,拿著剛剛夠用的物品,在收銀處前排著隊,靜靜地幾乎鴉雀無聲。搶購?看看香港人到日本奶粉專門店的哄動場面,整箱整箱的抬走,那才叫搶購,請編輯記者用字準確一點。

香港媒體又說,居民擔心輻射擴散,相繼逃離東京,但我們看不到拖男帶女背著家當的逃難場面。逃離?只能說是井然有序的離開。

我們聽到的,都是感人的故事。地震當晚,東京公共交通停駛,只剩下車資昂貴的計程車,乘客大排長龍。數以萬計的上班族,只得選擇徒步幾小時回家。沿途經過平日守衛森嚴的高級住宅,豪華大堂和洗手間,都開放給市民使用,也有小店職員送上飲品和清水,以解旅客疲乏。

災區家園盡毁,居民到避難所逃生。他們的避難所,是學校和會堂,學校是最堅固的建築物,防震強度極高,大家都很放心,絕不是豆腐渣工程。派發毛毯食品等物資,老人小孩優先,沒有爭先恐後。

家破人亡,劫後重逢,在電視鏡頭前,也是只有淚水,極其量是飲泣,沒有嚎啕大哭。

甚麼樣的民族質素和教育水平,面對重大災難,都能表現得如此的冷靜、內斂和得體?

一位嫁到日本25 年的香港女士這樣總結:是日本國民教育的結果,自小他們就接受這樣的道德教育,做任何事,都不能只顧自己,還要考慮他人,顧及他人的需要和感受,日本人稱這為「連帶責任感」,由幼稚園開始,一直教到小學、中學和高校。

面對重大災難,日本人世界獨有的表現, 「連帶責任感」教育,未必就可以說明一切。一位婦人親睹女兒被海嘯捲走,只見她眼淚輕流,沒有傷心欲絕,是性格堅毅,還是感情壓抑?是表現得體,還是不想失禮於人前?日本的深層文化,外人並不容易理解。

災難未完,核危機不知何時終結,經歷過多次重大災劫的大和民族,還是硬淨如昔。災後重建,相信他們很快就可以重新站起來,迅速回復昔日的繁華。祝福日本!

2 則留言:

  1. 阁下所写是偏听,偏信和偏见的完全体验。家破人亡,劫後重逢,嚎啕大哭这种人性的表现是罪过! 地震当日民众互助就只有优秀的大和民族才会做到, 当日汶川县大地震民众互助就没有出现吗?希望你能写论点中肯些的评论。

    回覆刪除
  2. 大家還記得幾個月前,地鐵在油麻地出了問題,在交通安排的混亂場面嗎?

    若果日本這次地震後的等車場面和香港那次所發生的混亂場面,真的不可思議!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