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5日 星期五

核電猛獸

(吳志森‧三言堂‧20110325見報)

人類實在太渺小了,對宇宙科學自然,了解得極為有限,自以為「人定勝天」,太不自量力,只會帶來滅頂之災。

全世界最可怕的是政治官僚和科技專家的共同保證:「核電絕對安全」。這是信口河,還是有科學根據?說過以後無人深究,出事後更會以另一番說詞極力掩飾。

我訪問過一些核能專家,原來他們是這樣計算風險的:如果是500年才發生一次大型意外,當然可以承受,如果是100年才一次,也可以負擔,即使是50年一次,因為經濟要發展,社會要進步,我們也無法不選擇核能。

核能專家這種說法,聽得我頭皮發麻。即使核電很安全,100年才會發生一次意外,但核輻射泄漏的後果有多嚴重?波及的範圍有多廣闊?維持的時間有多久?影響的人口有多大?對社會經濟的破壞有多深?最壞最壞的情況將會怎樣?上百年解決得了嗎?老實說,全球的核能專家,都只是初哥,因為他們確實所知有限,更悲慘的是,要到核災難發生後,他們才會搜集數據,再進一步分析,才慢慢了解核能可怕的一面。

瑞典物理學家帕克金森描述得非常生動,他說:「核能就像馬戲團裡的猛獸,聽話時其樂無窮,一旦失控,後果不堪設想。」

失控的核能,當然比失控的猛獸可怕千萬倍,猛獸的破壞性實在有限,大不了一槍了結,但核能失控,連專家都束手無策,更可怕的是,連他們都不知道用甚麼有效的辦法把災難煞停,核子災禍究竟有多大多遠多廣多深,也在他們的知識範圍之外,心中無底。

核能專家說,即使福島核電廠成功通電,冷卻系統恢復運轉,這座核電廠最後的歸宿,都跟1986年前蘇聯的切爾諾貝爾一樣,長埋石棺材之下,成為世上最昂貴的核電意外死難者紀念碑。更恐怖的是,石棺材這個辦法,不是甚麼預先規劃,也絕不是高科枝的產物,而是臨時想出來的主意,用犧牲數以萬計生命最原始的方法把整個核電廠掩埋到水泥混凝土之下,但這絕不是一勞永逸的辦法,直到25年後的今天,石棺材的無人地帶輻射量仍遠超標準,患癌的死亡的人數仍然繼續增加。

我們真的無可選擇,要用一種如此可怕的能源嗎?

1 則留言:

  1. 人類的文明一向都建築於數以萬計的死屍之上。
    核能的確危險,但其他能源沒有危險嗎?用石油發電當然不會產生核災難,但我們我石油還有多久可用?因爭奪石油所出現的戰爭所產生的死傷、破壞又如何計算?
    "我們真的無可選擇,要用一種如此可怕的能源嗎?"問題我認為應為"我們還有得選擇嗎?"
    人心一日不足,災禍一日不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