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9日 星期六

我愛這土地

(吳志森‧三言堂‧20110409見報)

假如我是一只鳥
我也應該用嘶啞的喉嚨歌唱:
這被暴風雨所打擊著的土地
這永遠洶湧著我們的悲憤的河流,
這無止息地吹刮著的激怒的風
和那來自林間的無比溫柔的黎明…
---然後我死了
連羽毛也腐爛在土地裡面。
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
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我愛這土地》,作者艾青,跟著共產黨走了一輩子的老革命,年前在北京病逝,去年剛過百年冥壽。這首詩曾經做過內地小學課本的教材,艾青的愛國情懷,激勵多少個熱血青年的心,「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連溫家寶總理都經常眼泛淚光,深情朗誦。

艾青這位愛國詩人在九泉之下,萬萬想不到,他藝術家兒子,會和老爸曾衷心擁戴的共產黨對上了。艾未未在四川被公安毆打,腦部出血,差點沒命。艾未未在上海的工作室被粗暴拆毀,心血付諸流水。艾未未在北京機場被帶走,幾天幾夜,是被捕了,還是綁架了,音訊全無。

心焦如焚的艾媽媽和姐姐,向北京公安局尋問艾未未的下落,未果,只能手寫尋人啟事,放上網絡,被刪。

艾未未被帶走,「艾未未」馬上成了網絡敏感詞,「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和政策,搜索結果未予顯示」。網民只能化無奈為悲憤,把艾青的詩最後的一句改寫了:「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因為我的兒子不見了….」

詩作1938年發表,寫的是國土淪喪的悲痛,諷刺的是,艾青當年的呼喊和狂號,與今天的中國,竟然有如此驚人的相似:

豆腐渣、毒奶粉、惡性貪污腐化、瘋狂踐踏人權,禁絕異議聲音,不也像暴風雨一樣打擊著這塊土地嗎?不也令深愛這塊土地的人民洶湧著無比悲憤的嗎?

維權人士一個一個被捕,孩子無法健康安全成長,國人沒有免於恐懼免受迫害的自由,官僚的無法無天,激怒的風無止息地吹刮著,盼望著那不知何年何月才會到來的黎明…

「結石寶寶之家」的趙連海,打破沉默,冒著風險在網上播放視頻,呼籲釋放艾未未等維權人士。他擁著累極熟睡的兒子,一字一淚,令人心酸。

為什麼趙連海眼裡常含淚水?因為他對這土地愛得深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