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15日 星期五

五毛黨報

(吳志森‧三言堂‧20110415見報)

「我們都是艾未未,1,000,000人要求釋放艾未未」面書群組,反應熱烈。五毛黨和五毛黨報空群出動,搜集艾未未的罪證:拍過的裸照、講過的說話、有過的批評、錢銀糾葛、私人生活….。官方新華社,竟然引用這些未經證實的傳聞,作為抹黑艾未未的子彈,實行一貫的未審先定罪。

艾未未特立獨行桀驁不馴,這是一個夠格的藝術家應有的本質,不用官媒點評,也眾所周知。艾未未的裸照,網絡流傳甚廣,有個人的,也有集體的,不用大驚小怪。最著名的裸體行為藝術,要數十幾個赤條條的大男人用草泥馬擋著自己的中央部位然後放手騰飛的一幕,調皮反斗,讓人笑出眼淚。還有那在網絡瘋傳的《一虎八奶圖》,與當前的政治荒謬緊密相連,喻意深遠。裸體艾未未甚麼未見過,請各五毛黨員黨報今後不必再拿艾未未滿身贅肉的裸照做文章。

官媒舊文新炒,指控艾未未抄襲另一位藝術家的意念,當事人岳路平反駁,指官媒濫用他的名字,成為新華社劇本裡的角色,「我的名字『被抱打不平』,但我本人並不情願。我也同樣同情艾未未。」

艾未未犯的甚麼罪,官方至今說不出個所以然來,裸體藝術是罪嗎?藝術品與別人相似是罪嗎?特立獨行桀驁不馴是罪嗎?還是網友小力水手了解國情,看得通透:在中國,看問題得懂辯證法。幾十年前,一個領導忽然變成反革命分子,其實一般不是因為他反黨,是因為他那一派倒掉了;近些年,一個人官員忽然變成腐敗分子,其實一般也不是因為他比別人貪得更多,還是因為他的那一派在政治鬥爭中失敗了;今天,一個不是官員的名人忽然出了經濟問題還私生活淫亂並涉嫌抄襲,那也不是因為他幹了這些齷齪事,是因為他說了不該說的話。

早前,外交部發言人回應採訪茉莉花革命的外國記者為何被打,套在艾未未身上,或許更能說明中國的法治是甚麼一回事。

記者:「你能明確告訴我們違反了中國哪項法律的哪個條款嗎?」發言人:「不要拿法律當擋箭牌。問題的實質是有人唯恐天下不亂,想在中國鬧事。對於抱有這種動機的人,我想什麼法律也保護不了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