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1年4月22日 星期五

香港警隊鷹犬化的進程

(吳志森‧蘋果論壇‧2011-04-20)

回歸十四年,香港警隊鷹犬化的進程,愈來愈著跡,愈來愈明顯,也愈來愈毫不忌諱。

無論大小示威,支聯會的六四遊行也好,要求釋放維權人士也好,抗議打壓記者採訪自由也好,每逢涉及中聯辦的,都絕不例外地出現類似場面:

重重深鎖三四層的鐵馬陣,警察五步一崗,戒備深嚴,數目甚至比示威者還要多。遠在幾條街以外,例必開始收窄遊行路線,例必阻礙示威進行,例必搶奪示威者的遊行物品,例必與示威者發生推撞和衝突。中聯辦正門固然不能越池半步,寬鬆時,示威區會設在後門,收緊時,只能隔幾條行車線在對面馬路遙祭。以上各個步驟,幾乎每次都一個不漏地發生,而且一次比一次嚴厲,那種如臨大敵神經繃緊的模樣,我們已經搞不清楚這些穿著制服收受港納稅人俸祿的保安人員,究竟是香港警察,還是內地公安?

或明或暗的還有不少。明目張膽的從早到夜跟蹤監視示威活躍分子,擺明要騷擾人家的生活,實質是事先張揚的政治恐嚇,讓你感到恐懼不已疲憊不堪。這是明的,暗的如竊聽電話,截取電郵,搜集情報,不少示威常客團體負責人,在敏感日子都遇到奇奇怪怪的通訊現象,過後又回復正常。警察有否依足《截取通訊條例》的嚴格程序辦事,令人懷疑。

最新的一宗,是重案組查塗鴉。港人用各種方法聲援內地維權藝術家艾未未,一位「塗鴉少女」用模板在鬧市牆上地上噴上「誰害怕艾未未?」的標誌,抗議艾未未「被失蹤」。沒錯,塗鴉最嚴重會被控刑事毀壞,可判監禁,但平日天橋底行人隧道的塗鴉何其多,不但沒有一宗會勞師動眾用重案組追查,更沒聽過有人被捕判刑。

香港警方動用偵查殺人放火大案要案的重案組,偵緝追捕一名「塗鴉少女」,連一些資深老差骨都覺得匪夷所思,大惑不解。除了要做給阿爺看,急不及待的向中央獻媚外,沒有第二個可以說得通的解釋了。

艾未未用行為藝術維權被人間蒸發,不少香港人感同身受,動用重案組偵緝香港少女塗鴉,更令不少港人怒不可遏。艾未未塗鴉陸續出現,他們是「塗鴉少女」的分身,為她打掩護,還要真正發揚「人人都是艾未未」的精神,看看香港的重案組會否對每個塗鴉都立案偵查?

香港警隊近幾年的種種表現,無論是跟監示威者,在中聯辦駐重兵對付抗議人士,還是用大炮打蚊子追查塗鴉,都是要千方百計完成政治任務,博取防爺歡心。香港警隊已經變了質,由昔日那種比較中立地維持法紀和秩序的治安警察,變成了今天掌控異議人士,防範異議聲音的維穩政治警察。這種情況,新領導上場後更為明顯,新一哥全面向北望,警隊逐漸鷹犬化,用的是內地打壓異己的維穩策略,事實證明,如此維穩,只會愈維愈不穩,深層次矛盾也只會愈來愈激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