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6日 星期一

新界「理順」 市區「條氣唔順」

(吳志森‧明報‧20110517)

有人說,搞政治,最基本要學懂修辭學,我不以為然,但當奇談怪論愈來愈密集,我無法不認同這個真理。政策大轉軚,官僚會說成是優化,措施大調整,政客會說成是微調,剝光豬被迫收回,長官會說成是順應民意,事情弄得一塌糊塗要推倒重來,會說經一事長一智。最近,又有一個新鮮出爐的政治修辭,名為:「理順」。

市區僭建,尤其在高齡樓宇,曾經非常嚴重,但這十幾年雷厲嚴打之後,情況大為改善。打開屋宇署的網頁,打擊僭建的措施,擺在非常顯眼的位置,政策、法例、程序和罰則,統統寫得清清楚楚。屋宇署亦不時發出新聞稿,重申違反《建築物條例》不遵從清拆令是嚴重罪行,一經定罪,可罰款20萬並監禁一年,新聞稿亦詳列部門往績,過去5年,被定罪的個案,每年約2000宗。嚴厲執法,相信是市區僭建大為收斂的根本原因。

我不知道這每年約2000宗的僭建定罪個案,有多少涉及新界村屋,按目前情況推斷,相信絕無僅有。新界村屋的僭建問題,早已氾濫成災,如果當局真的會將新界村與市區樓宇一視同仁看待,厲行嚴打,2000宗定罪個案可能只是一個零頭。如今,屋宇署的頂頭老闆發展局長林鄭月娥公開承認,會用「理順計劃」處理新界村屋違章僭建問題,屋宇署的執法人員,大可放軟手腳,把一向難纏的村屋僭建,擺在一旁,樂得清閒。

新界村屋非法僭建,自古皆然,於今尤烈。要照顧雙親要開枝散葉,由三層改為四層,甚至更高。家家戶戶天台玻璃屋,已是常態。門前霸佔政府官地,或做花糟或堆放雜物,已成必然。更有五花八門古靈精怪的違章建築,不可勝數,無法盡錄。媒體報道,一些新界村落的僭建程度,已經與昔日九龍城寨那種無法無天「冇王管」的情況不相伯仲。

只要看看幾位鄉事連繫的尊貴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被連番揭發村屋違章興建強霸官地後,他們的反應和嘴臉,就明白在當局縱容之下,已經產生了無可挽回的惡果了。今天,林鄭局長公開宣布會用「理順政策」處理村屋僭建問題,他們可以更有恃無恐,可以更肆無忌憚。

民建聯鄉事派是特區政府的政治盟友,是依靠對象,一向都慷慨放水大量甜頭籠統。今天的所謂「理順」,說到底,就是承認現狀,將違章變為合理,就是將非法變為合法,化解他們威脅上街衝擊威信的管治危機,換來建制力量對政府更堅實的支持。

問題是,這種魔鬼交易絕不會僅止於此,肯定陸續有來。當局對待市區樓宇和新界村屋的僭建,存在截然不同的兩套標準,已經做成分化和不滿。新界人「你順」了,但市區人「條氣更唔順」,更大的管治危機,已在爆發的臨界點。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