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8日 星期三

自閹了,還要閹別人

(吳志森‧蘋果‧2011-05-18)

記得多年前領匯上市,公屋居民盧少蘭婆婆,在時任立法會議員的鄭經翰等協助下,提出司法覆核,阻止房屋署賤賣政府資產。事件引起軒然大波,建制名嘴口誅筆伐,建制媒體指摘盧婆婆受政客操控,妨礙政府施政,指鄭經翰等人包攬訴訟,應予制裁,小投資者更是群情洶湧,集會抗議,指鄭經翰「阻人發達」,恐嚇要用暴力手段對付他。

事件至今已近七年,領匯搞得天怒人怨,瘋狂加租趕盡殺絕,迫使小商戶流血結業。商場千人一面,餸菜日用等必需品不停加價,收入微薄的屋邨居民百上加斤。昔日舉手贊成領匯上市,對盧少蘭鄭經翰破口大罵的建制直選議員,川劇變臉爐火純青,今天轉個頭來,為了選票,又擺出一副同情相,甚至為商戶出頭,組織遊行,抗議領匯加租。

歷史不會簡單地重覆,第一次發生,可能是悲劇,或者是喜劇,但第二次發生,就肯定是荒謬劇。

港珠澳大橋如箭在弦,政府的環境評估報告,做得「甩甩漏漏」,一位住在東涌,六十六歲的朱綺華婆婆提出司法覆核,法官判決環保署敗訴,大橋工程,被迫暫停。

香港政制殘決不全,決策過程粗疏紕漏,用司法覆核阻止政府的行政失當,也是無可奈何之舉。政府已決定提出上訴,大家應該靜心等候,留待法庭判定誰是誰非。

但自四月中高等法院判決之後,建制媒體名嘴,愛國打手評論員,傾巢而出,萬箭齊發,陰謀論政治指控,一次比一次升級,一件比一件歹毒:那些「打爛建築工人飯碗」,「大橋造價貴幾十億」的指摘,已屬小兒科;領綜緩住公屋的朱綺華婆婆,背後肯定有高人協助,矛頭直指公民黨;更指控有人包攬訴訟,可能已經觸犯法律;又上綱上線,指控公民黨用司法覆核,阻礙兩地融合,挑戰「一國主權」,法官又加以配合,其中定有港獨陰謀。如此驚天動地的指控,如此荒謬絕倫的劇情,只有被迫害妄想症病人才能編得出來。可笑的是,卻又似曾相識,這不也是七年前領匯上市指控盧少蘭鄭經翰的翻抄舊劇本嗎?

正當香港建制媒體名嘴打手評論員陶醉他們只我想像的陰謀論之際,內地一些媒體,卻用一個截然不同的角度看待這場官司。《南方都市報》「與香港接軌『法制』要比『大橋』更重要」;《東方早報》「港珠澳大橋暫停是一次為正義的駐留」;《淅江日報》「保護環境,人人有責,大拇指該給這位老太太」;《海峽都市報》「不是香港老太太強悍而是香法治給力」;還有《新聞晚報》、《新聞晨報》、《中央電視台網站》….從南到北,這十幾篇文章,只看標題,已經擲地有聲,比香港的建制打手不知強多少倍。

令人震驚的是,內地對司法獨立的嚮往,對制衡權力的渴求,竟然比香港的主流輿論清醒得多,人家肯定是進步了,香港一些人,自閹了,還要閹別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