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1日 星期六

(吳志森‧三言堂‧20110611見報)

每到「六四」這類敏感時刻,不少人都喜歡玩這種遊戲,測試內地的網絡底線,即時反應,好玩刺激,是解怨消暑佳品。

所有稍為敏感的文字已經納入監控對象,「看圖不說話」成為指定動作。微博有不少表情符號,平日閒來無事,可以增加氣氛。我貼上博文,一字不寫,只有「六支蠟燭,四個哭臉」,微博小秘書果然訓練有素,反應迅速,沒多久,整個給刪掉!

後來,我索性只把蠟燭放上微博,最先只有幾支,再來是十幾支,然後是幾十支。可能是蠟燭的亮光太強了,照得躲在黑暗害怕光明的當權者無所遁形。終於,連蠟燭這個表情符號,變了敏感詞,無辜的慘遭封閉。

在網上發現了這樣的一幅圖:一頭牛,站在一列鏟車前面,一動不動,擋著去路。圖可能是電腦合成的,太有創意了,下載,以「史上最牛的牛」為題,發上微博,果然不出所料,轉發的和評論的,多如牛毛。

稍為知道歷史的普通人,都知道這「鏟車牛」,擺明仿傚當年的「坦克人」,何況是見慣世面的微博小秘書。這幅最牛的牛圖竟然被容忍了好一陣子,不知是被投訴還是被發現,終於逃不過被刪掉的命運。

這麼好的牛圖蒸發了,我當然心有不甘,為了回答網民的提問,我用文字再描述一片:「一頭牛站在一列鏟車前擋著去路。」文字果然更敏感,消失的速度,比圖片還要快。

我在微博這樣回應:史上最牛的牛都給刪了,連牛都怕,真他媽的太心虛了!

說實在的,小秘書也有他的難處,同特首一樣:我要做好呢份工,搵食啫!我發博文鼓勵他們:「在這敏感日子,加班加點,太忙太累,向小秘書致以革命敬禮!」這溫馨慰問,一直保留下來,沒有刪。

網民還有一個遊戲:計算博文的生存時間。發了敏感詞,能生存多久?能轉發多少次?能出現多少個評論?觀察網絡審查的尺度,與當前政局的關係。如果方法學上設計得嚴僅一些,是否可以發展出一篇相當原創的博士論文?

「六四」傷口,沒有處理,沒有治療,刪刪刪刪,提都不准提。創傷長期不能癒合,終於流膿潰爛,禍及內臟四肢,最後,刮肉截肢都未必能挽救生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