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7日 星期二

僭建政府 無賴官員

(吳志森‧明報‧20110607)

看了這幾天特區官員僭建的新聞,由潘潔到孫明揚,由曾蔭權到林瑞麟,再到規管僭建的屋宇署長區載佳,一個比一個低下,一個比一個不堪,其行為、其表現、其態度、其辯解,那種「我有權,我怕誰,我就是這樣,你們拿我有什麼辦法?!」的嘴臉,幾乎與一個無賴毫無分別。

如果降低標準,環境局副局長潘潔原來已經是表現得最得體的一個了。被揭發寓所有圍封露台的違章建築,二話不說,當天已搭棚拆卸。問到寓所僭建,是當官前還是當官後,潘潔回應說:無論何時,責任在我。雖然有點滑頭,總算有所承擔。

當年負責僭建政策的孫明揚,被揭發僭建多年,下屬一再提醒仍置諸不理,跳進黃河也洗不清恃權謀私的嫌疑,他那種拒絕解釋清楚,「吚吚哦哦」企圖含混過關的作風,一路走來,始終如一,與早前「洗肚不是病」的謊言如出一轍。臨近退休,狀况頻生,而且一次比一嚴重,還要厚着臉皮,真是情何以堪。

相對於曾蔭權的拒不認錯,孫明揚的錯誤算是小兒科了。事件揭發之初,曾特首拚命辯解,除了諉過屋宇署當年查驗時沒有聲張,還自我肯定「露台設有玻璃窗不一定是違規建築」,到屋宇署避重就輕沒有指明僭建的勸喻信發出後,曾特首的回應竟然是:「為消除一切疑慮,我已委託專業認可人士,根據屋宇署的勸喻,安排盡快清拆現有的玻璃嵌板……」屋宇署已明確要你拆了,還有什麼「疑慮」要「消除」呢?這分明是一種死要面子的遁詞:我沒有錯,拆,只是為了消除你們的疑慮……

上樑不正下樑歪,林瑞麟一直說南區豪宅天台搭建的只是木條和帳篷,再三拒認是僭建物,在官員僭建風波愈演愈烈之際,突然又全面清拆,有樣學樣,理由也是為了「釋除公眾疑慮」。是否因為僭建才清拆?林瑞麟的回應是:「若我們是按照《建築物條例》來辦事,是安全的,向屋宇署申請便可以。」仍是滿口泡沫含混不清,分明沒向屋宇署申請,但死都不肯承認僭建。

最最不堪當然是直接執行僭建政策的區載佳署長了。先為圍封露台做「自我豁免」,再委派下屬為這種「自我豁免」背書,天下間還有比這更無賴的事嗎?輿論沸騰紛擾不斷,但至今仍不敢直面公眾,上班下班都用特別通道避開傳媒,厚顏至此,夫復何言!最令人驚異的是,頂頭上司林鄭局長仍是不發一言,任由屋宇署長僭建風暴繼續潰爛下去。

由署長到局長到特首,幾乎半個政府內閣都捲進僭建醜聞,而且都處理得拙劣不堪,今後,僭建政策還有人信服?執行法律還會有權威嗎?

缺乏民意的政府是僭建政府,綱紀廢弛的官員是無賴官員,如果不是阿爺還頂着,早該換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