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1年7月8日 星期五

奴才是這樣煉成的

(吳志森‧三言堂‧20110708見報)

「遞補機制」急轉彎,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搞得建制議員人人急煞飄移,愛國議員到最後一秒還支持政府,跟車太貼,車毀人亡。噢!對不起,是車毀黨亡,跟最高長官,主事局長一樣,失格失節,已經淪為笑柄,誰也瞧不起,早已是活死人了。

近距離觀察事態發展,激心勞氣,為香港有如此低水平的官員感到厭惡,為有如此失格的政黨感到羞恥,為這個曾經是國際大都會,不到二十年就淪為第三世界城市感到灰心喪氣。

阿爺下了死命令,要堵塞辭職公投的所謂漏洞,政府上下,個個不敢怠慢,上刀山落油鑊,勢要超額完成這個「不可能的任務」。

林公公是主事官員,赤膞上陣,對反對派咬牙切齒口誅筆伐,要拼足力氣做好呢份工博主子青睞,來屆得以更上層樓,不足為怪。問題是表現太差,水平太低,法律界專業人士群起挑戰批評,好辯的林公公卻又徹底龜縮避戰,連正面辯駁的勇氣也沒有,奴才只敢做到自家門口,既可憐復可笑。

林公公的水平已經夠低,最難為的,當然是步步緊貼,跟著他口徑搵食的建制派立法會議員。第一個跨隊替補爛方案出台,社會嘩然輿論震驚,但建制議員卻幾乎人人讚好,對堵塞「玩嘢辭職」的漏洞表示激賞,沒有一個提出異議。

當法律專業團體三度發功,指控方案違法違憲,民意激化,社會噪動,政府看見勢色不對,又推出同隊遞補的第二方案,縱使方案仍是漏洞百出,經不起法律挑戰,但建制議員仍要緊跟,急扭軚表態支持,說第二比第一更合情理合憲合法。

22萬人上街之後,本來堅決附和林公公「民意清楚不需諮詢」的建制議員,開始嗅到濃味,紛紛要求押後表決,用時間買空間。但最愛國的政黨,卻誓死捍衛林公公如期立法「霸王硬上弓」的決定,到官員們頂不住壓力要作出讓步了,愛國議員又改口說有需要諮詢,甚至厚顏無恥的派傳單成功爭取。

本來,主子說甚麼,只能緊跟,不可異議,是當奴才的行規,但主子實在變得太快太急,奴才扭得腰痛難當,還是慢半拍跟不上。親眼目睹奴才原來是這樣煉成的,令人捧腹大笑,頓時暑氣全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