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1年7月11日 星期一

誰毀了林公公?

(吳志森‧三言堂‧20110711見報)

據聞,官場AO界對林瑞麟局長推銷「遞補機制」,搞得萬箭穿心遍體鱗傷,深感可惜。

曾幾何時,林瑞麟在政務官精英群中,風評甚佳,未當問責局長前,做過陳方安生的政務助理,甚得陳太賞識,不少人都覺得他前途似錦,有潛力扶搖直上。

果不期然,回歸後,他官運亨通,出任董特首的新聞統籌專員,後又更上層樓,升任問責局長。到曾蔭權吹口哨接任特首,林瑞麟仍得到新老闆青睞,得以留任,一力承擔推動落實政改方案的重責。

這當然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但林局長卻表現得駕輕就熟,綽綽有餘,看起來也是享受非常。幾年下來,連臉孔都起了很大變化,面色愈來愈白,嘴唇愈來愈紅,眉毛也愈來愈往外下垂,一個「八」字掛在額頭對下,典型一副奴才相,林公公因而名傳遐邇。

相由心生不是問題的全部,如果政治真的是一個舞台,怎樣做手,如何演繹才是關鍵。由人大釋法否決2012雙普選,到推銷17/20政改方案,又或到今天的「遞補機制」,林公公令人搖頭的表現,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香港的建制派保皇黨在立法會佔主導地位,政制又是北京阿爺最上心的問題,大家齊齊往北看,林公公提出的任何垃圾方案,除非惹起民意極度強烈反彈,否則一定夠票通過。

就因為林公公恃著這種畸型政治生態的保護,推銷的每一項政策,一個比一個不堪,一個比一個缺乏說服力,陳述的觀點論據,粗疏不通,有時甚至比中小學生的通識考試還不如。當票一早數夠,不用反擊,不用辯駁,更不需民意認同也可以在立法會通過。

做穩了的奴才化身人肉錄音機,又被另一幫奴才永遠簇擁著,政策質素的優次永遠排到最後,立法會辯論變成不經大腦的耍嘴皮,論點如何重複又重複,邏輯犯駁如何狗屁不通都不重要,只要投票鐘聲響起,建制保皇議員趕及回來按掣,就可萬事大吉,順利過關。

只要做一個聽聽話話的奴才,只要超額完成上頭交帶的任務,就可以飛黃騰達,就可以升官發財,再何需在政策質素推銷手法上多動腦筋?這位精英政務官,就在這種培訓奴才的制度下,如此這般,被徹底的毀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