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7日 星期三

讓港大「八一八」真相暴露陽光下

(吳志森‧蘋果‧20110907)

「八一八」港大謀殺自由事件愈演愈烈,校務委員會成立小組,檢討事件經過。主席由校委會成員擔任,並強調汲取教訓向前看。這個由親建制公職王擔任主席的檢討小組,人們不會寄予厚望,自己人查自己人當然難有公正,更令人會有走過場,真相從此長埋黃土的擔憂。

在小組正式埋班運作的前夕,校方消息人士連日向傳媒吹風,企圖影響輿論,甚至引導調查方向,目的彰彰甚明。綜合起來,校方的版本,不外乎:李克強的保安工作,學校警衛人手不足,非得警方參與,校方已致力確保師生言論表達自由不受阻礙,例如要求設立近距離示威區,起初得警方答允,但後來卻以情勢有變為由,一而再,再而三的臨時擴大保安範圍,更大量增加警力,校方以為只加五十人,後來竟數以百計,時間緊迫,無可奈何,校方被迫接受。

根本不需檢討調查,小組早已定調,口徑大致如下:校方並非不重視大學自主自由,亦已據理力爭,最後校園被警方接管,實施戒嚴,更發生學生被禁錮事件,情非得已,責不在學校,有關高層也沒有一個人需要負責。

校方與警方的商討談判,據有關人士說,並沒有留下任何白紙黑字的會議紀錄,只是口講為憑,如此兒戲,不管師生校友信不信,反正他們信了。究竟誰是誰非?誰出賣了大學的自主?最後只能是一片模糊,不了了之。

但事情真的如此簡單嗎?「八一八」事件發生,校長徐立之由當初表示遺憾,到後來立場愈來愈強硬鮮明,更先後四、五次發表聲明:對校園佈滿警察感到驚訝,強調事前並不知情,更不能接受推倒禁錮學生的事情在大學發生,並保證香港大學是言論自由的堡壘。徐校長大義澟言,站到學生的一邊。給人的感覺,港大是給霸王硬上弓的受害者,給人寄予相當同情。

後來,了解更多細節後,情況卻並非如此。警方在「八一八」前夕突然要求擴大保安區範圍,又大量增加警力,與會的校方代表有否說不?有否據理力爭?有否要求知道細節?有否問明增加警察的人數?有否確定他們的權力範圍?資深的大學人員沒理由不知道,大量警察進入校園,變相實施戒嚴,對大學形象做成不可補救的傷害,但結果還是答應了警方的要求,原來學校不是被迫的,而是半推半就,配合逢迎了。

最根本的問題是,港大千方百計托人士拉關係,希望李克強副總理蒞臨主禮百年校慶,人家答應了,大學上下幾乎個個喜極而泣感激流涕,別人提出甚麼要求,說有萬一副總理甚麼差池閃失誰來負責?港大還有甚麼討價還價的本錢,還有丁點籌碼可以拒絕嗎?原來是你自己主動引狼入室,還扮甚麼受害者?

公元二千年,校方干預學術自由的鍾庭耀事件,校委會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由退休法官擔任主席,公開聆訊,電視直播,讓真相能大白於天下。「八一八」事件,港大校方如果沒有任何見不得人的事,應該馬上取消檢討小組,委任獨立調查,讓真相能暴露於陽光之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