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6日 星期二

警察千萬不要把自己鷹犬化

吳志森

警務處長曾偉雄的「黑影卡手」論,全港笑足一個星期。負責香港保安的兩位官員,在立法會殿堂裡,面對議員的猛烈攻勢,在電視直播鏡頭前,講出一個又一個與事實不符,邏輯犯駁,連三歲小孩也騙不過的靈異故事:見到黑影本能反應警員手被攝影機卡住;抬走激動六四T恤男待他平靜警員才表露身份;應香港大學要求才大增警力加強保安….這些匪夷所思的辯解,不足一天,全部都在事實面前被批駁得體無完膚。


副總理陳克強訪問香港引發的保安風波,全城震怒,全民聲討。保安當局態度堅定不移,警務處長曾偉雄寸步不讓,更以反恐情報作為無堅不摧的擋箭牌,官員在立法會發出的強硬訊息是:前線警員所做的一切保安措施,對保護訪港政要的安全,全部都及時和必要。

曾一哥這種堅硬如鋼的態度,雖然不得民心,卻大得警心,上中下層警務人員,幾乎都對一哥眾口稱譽,「撐一哥」之聲不絕於耳。


但不出三天,就證實前線警員高興得太早了。曾偉雄與記協見面,記協在一哥面前播出「黑影卡手」的片段,搜集20多個記者投訴警方濫權的個案,包括擋鏡頭、搜錢包、查記身分證、隔離採訪區、限制上廁所….在無可辯駁的事實面前,鷹派曾一哥無法不軟化下來,連以批判見稱的記協主席麥燕庭,都說一哥「有誠意,有改善」。

曾處長的回應是這樣的:投訴個案「第一次聽」;警方「不會容許阻擋記者鏡頭」;「不會阻礙記者的採訪工作」;「當日情况,與警方本身的內部要求有差距」;「查身分證已超越保安要求」;「會了解當日是否有警員對私隱認知不足,導致保安工作『做多咗』」。

鐵證如山,輿論怒吼,曾偉雄被迫把強硬姿態作戰略性調整。但上述的解釋,卻赤裸裸的把錯誤的所有責任,統統推到前線警員身上,這對按照命令執行任務的警員公平嗎?

一而再的驅趕記者,把採訪區設到一、二百米遠,阻撓記者遮擋鏡頭,搜查記私人物品到侮辱程度,連上洗手間都失去自主,這一切都不是個別事件,更不是個別警務人員的個人行為,他們只是在集體執行命令。稍有常識都會明白,如果沒有上頭的指示,前線警員膽敢自作主張嗎?套用曾一哥的說法,「同記者作對冇咩好處」,前線警員犯不著冒被輿論猛批的風險而自把自為。

可見,抬走示威者,消滅任何異見,所有礙眼的東西都不能被李克強看到,以為遮擋記者就等於遮著全世界的眼睛,全部都是政要訪港保安政策的重要組成部份。在與論的猛烈攻勢下,曾偉雄卻置身事外,要替他賣命的前線警員硬食了這隻死貓。

警察都是人,千萬不要把自己鷹犬化,上頭說變就變,你們甘心死得不明不白嗎?

4 則留言:

  1. 請問一下吳生, 香港核心價值除左傳媒採訪自由, 包唔包括尊重不同意見同守法? 如果要用社會秩序同人生安全黎換取記者既特權, 我諗一般市民零願唔要.

    吳生, 請你聆聽一下一般大眾既心態, 或者你根本唔在乎, 因為香港既記者同傳媒人, 只會代表自己既意見, 對其他人既意見視之為垃圾.

    回覆刪除
  2. "一般市民"請自重, 你放棄知情權唔代表全世界會同你一齊自暴自棄.

    "包唔包括尊重不同意見同守法" 我想問當日記者如何不守法?

    回覆刪除
  3. 又想話我係五毛黨? 香港傳媒今日可悲之處, 正是有自己講有人講, 你覺得你既觀點代表主流民意嗎?

    自暴自棄? 我只求三餐一宿安樂茶飯,我並不是指記者不守法,但記者支持個D日日見報,到處搗亂的人,就好似吳生,窮一生將政府妖魔化,對示威者用暴力,竟然幼稚咁話 "點解警員用暴力就得, 示威者就唔得" 呢D下三流說法解脫?

    回覆刪除
  4. "只求三餐一宿安樂茶飯"並不代表可以任由政府魚肉.
    除非你係食綜援, 香港冇話係政府養香港人, 反而係香港人納稅養政府. 政府應該係服務人民, 做得唔啱就要指責.
    試想你父母師長上師指出你既錯處, 你就話佢將你妖魔化, 講得通嗎?

    另外請 Teddy 哥, 你可以表達一下對警察一番大龍鳯粉飾太平既行為有乜感想呢?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