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每月捐款

2011年10月12日 星期三

香港只是封建皇朝版圖裡的小城市



 (吳志森‧蘋果‧20111012)

江澤民突然現身紀念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大會,全世界的焦點,集中在這位充其量可以稱為「中共第三代領導核心」的平民百姓身上。江澤民挺著大肚腩,坐立行走要人攙扶,但卻精神奕奕,完全不似傳聞中身患重病,更不像大病初癒。江澤民談笑風生,笑容燦爛,主動跟剛發言完畢返回座位的胡錦濤握手,胡總才是大會主角的身份,完全給掩蓋下去。相反,胡錦濤在這位老總書記面前,一如既往,顯得心緒不寧,無論是進場、發言和離場,都有點神不守舍。

自一九八九年臨危授命當上共產黨的總書記,到二00五年辭任國家軍委主席,當權足有十五、六年的江澤民,從權力核心完完全全退下來足有五、六年了,但一個毫無職銜的普通老百姓,卻在黨、政、軍仍發揮著不可小覷的影響力。

無論中國如何自吹自擂大國已經崛起,生產總值已超越日本排名世界第二,但這種垂簾聽政的封建體制,仍是原封不動的擺在那裡。鄧小平是胡耀邦趙紫陽背後的慈禧太后,江澤民又「照辦煮碗」,退出權力核心後在重大問題仍有發言權。不但如此,鄧小平指定胡錦濤為隔代接班人,江澤民又依樣葫蘆,指定習近平為下任總書記。照此情勢發展下去,難保胡錦濤也要繼承前兩任的「優良傳統」,軍委主席任滿不退,做習近平李克強背後的慈禧,再指定隔代由誰來接班。

辛亥革命一百年了,有句電影的宣傳口號是:從此,中國沒有皇帝。這句話似乎說得太早了,毛澤東死後,由一人說了算的皇帝可能真的沒有了,但各省市地方的、各政治經濟學術領域的土皇帝卻遍地開花,其巧取豪奪,其無法無天,比封建時代更有過之而無不及。

更可怕的是,垂簾聽政儼然已經成為制度,沒有任何職位的黨和國家前領導人,仍然可以對當朝的重大政策,包括人事安排指手劃腳。人們普遍相信,江澤民突然露面,當然跟十八大誰進政治局常委最高權力核心有關。即使習近平、李克強鐵定當上了常委,還有七個權力位置可以爭奪。誰進入核心,就可以保住家族不受清算,利益不受剝奪,坐享其成財源滾滾。這與當年辛亥革命後各路軍閥擁兵自重,靠槍杆子和大兵保住自己的金銀財寶,予取予求,長有長享,除了利益金額以千萬倍計外,有何根本分別?孫中山先生的臨終遺言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想不到的是,一言成讖,一百年了,革命仍未成功,中國仍是個封建皇朝,走向共和,仍是個遙遠的夢。

不要以為香港人可以置身事外。江澤民「死去活來」影響著十八大的人事安排,也對誰來當下屆特首起著關鍵作用。唐英年的老爹與江澤民識於微時,是關係密切的世交。即使唐英年緋聞纏身,治港能力也有目共睹,因為朝裡有人有影響力,幾乎鐵定當上特首。害怕也沒有用,回歸後,香港只是封建皇朝版圖裡其中一個小城市。

2011年10月11日 星期二

小圈子選舉必然產生機會主義者


(吳志森‧明報‧2011-10-11)


香港人對范徐麗泰選不選特首,唔嫁又嫁又唔嫁又嫁的忸怩作態,已經感到極度厭煩。有朋友看見范太上電視,不再聽她在說甚麼,轉台熄機,以免浪費時間。一些好心的評論呼籲范太堅定表態,不再為唐英年梁振英而活。這些善意的提醒不知會否使特首選情進一步明朗化,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范太一直都為自己而活,每一次發言,每一次演講,每一次出鏡,都以為自己看準了機會,主動出擊。可惜形勢比人強,特首寶座,卻離她愈來愈遠。

在極度小圈子的選舉格局下,出現在台面上的每一個建制的特首疑似候選人,都不會貿貿然「盲蹤蹤」宣布參選,一定會向北京「有關人士」求神問卜,獲得比較正面,至少不是負面的回應,才敢公開表態。「有關人士」的權位究竟有多高,權威究竟有多大,當然人脈和關係都有所不同。在北京,即使一個芝麻小官,權術運用出神入化,三招五式,就可把這些來京求官問前程的香港幼稚園生,玩弄於股掌之上,搞你得神魂顛倒,以為人人有機會,但卻個個沒把握。

范太從沒經過行政歷練,也沒有進入過權力中心,唯一的本錢,就是做過立法會主席,靠的是沒就政策表態、保持中立、主持會議不偏不倚而贏得民意。挾強大民望暗示參選,意外地,竟然一炮而紅。

成也民望,敗也民望。范太一輪攻勢,民調支持率竟然壓倒唐英年,甚至造就了梁振英後來居上。眾所周知的是,誰當特首,在阿爺心中,民望只能算個屁,但范太的民望聲勢,顯然打亂了阿爺的部署,「有關人士」慌了,不得不煞車叫停。於是,才有范太那場「非君不選」「心儀對象」的桃姐演繹。事後回想,至今仍然肉麻骨痺,起一身雞皮疙瘩。

至於唐英年單數或眾數,過去式或現在進行式的種種緋聞,早在一年半載前,已傳遍政商八卦圈,不少愛國親中人士私下亦毫無忌諱地繪影繪聲,成為茶餘飯後的甜品。對有旺盛企圖心的范太來說,對這些緋聞的殺傷力和政治作用,當然也瞭然於胸,這也是范太挾民望暗示參選,宣布支持唐英年後又不斬釘截鐵說自己不選的真正原因。眼見唐英年處理危機的手法拙劣不堪,拖泥帶水,更爆炸性的醜聞隨時曝光,分分鐘中箭下馬,范太沒有把門關死,拐彎抹角說一大堆曖曖昧昧都沒有說選還是不選,就是因為要等唐英年的緋聞繼續發酵,看會爛到甚麼程度,北京會如何反應,才伺機而動。

極小圈子的特首選舉,要看阿爺的臉色行事,才產生這種徹頭徹尾典型機會主義者行為,見怪不怪了。但人算不如天算,江澤民突然「死去活來」,特首選情,又向唐英年那邊靠攏。機關算盡,最後只能竹籃打水一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