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1年12月2日 星期五

《頭條新聞》還會遠嗎?


(吳志森‧蘋果‧20111130)

事前毫無徵兆,也沒有任何蘊釀,港台高層在飯局中,宣布撤去我在烽煙節目《自由風自由phone》主持人的職務。突如其來,打亂了我的生活,倒翻了我的計劃。

整個星期,都在忙亂之中度過,記者訪問,電視論壇,回應聽眾讀者在面書在電郵的查詢和慰問。一星期過去,靜下心來,想想未來的路應怎麼走,愈想,愈覺得悲涼。

傳媒生涯三十年,間中會有一些短時間停頓,但基本都能延續不斷。我以傳媒人自居,也以傳媒人自傲,回歸十多年,香港在各領域,尤其人權自由,言論表達,都在急速倒退之中。傳媒生態日益惡化,但我沒有任何一刻做逃兵的想法,繼續緊守崗位,盡責盡力地做好每一分鐘,為減慢香港衰敗的速度,略盡一分綿力。無奈時不我與,一個充滿頭巾氣的讀書人,只想為社會的進步盡言責,這樣的一個卑微的希望,最後都被粗暴剝奪,蠻橫制止。

此時此刻,應該認真想一想,即使我的傳媒生涯不馬上劃上句號,也可能要寫上時間頗長的休止符。太累了,我需要更長的時間更大的空間進行休整,理順思緒,思索未來。

三十年來,傳媒工作已成為生活的一部份,對新聞的關注、興趣和觸角,已進入我的細胞和血液,已成為身體的一部分,突然停頓,不但不慣,離開這個工作崗位,再無法每天為聽眾分析政事,暢談時局,更多的,更是不捨。

相信不少聽眾和讀者都跟我一樣,希望了解我這個做了烽煙超過十年,自問甚為稱職也頗受歡迎的節目主持人,突然被「叮走」的真正原因。連日來,我盡量心平氣和,設身處地,聆聽官方的辯解,但表面的和公開的理由,卻愈說愈糊塗,語意含混,前後不一,邏輯犯駁,總之就是不堪入耳的一堆廢話。先有結論,再堆砌理由,是很難沒有破綻的。

有朋友問我,為何他們要選這個敏感時機,鄧忍光上台只有三個月,明年又是特首和立法會選舉年,不怕招人以柄嗎?甚麼敏感時機,甚麼話柄,看來他們都一概不怕了。經過密集的幕後吹風和游說,無論政黨、工會和意見領袖的反應,都不痛不癢,相當溫和。相對一個政府機器,以個人微不足道的力量,又能做到甚麼呢?

連日來,無論是記者、聽眾和觀眾最關心,問得最多的,是《頭條新聞》會否遭逢同樣的命運。我答不上來。這季完了,下一季還會回來,再遲些就難說了。節目改革、更新角色、觀眾要求、重整路線….全部都可以是自圓其說的理由。做了八年的《自由風》都可以突然終止,更惹火,更富爭議,曾有高層發話點名批評的《頭條新聞》,還會遠嗎?

在強大的國家政府機器面前,香港傳媒何其脆弱,只要敢撕破臉皮,連「核突」都不怕,有人肯人打前峰胡扯硬來,有甚麼「污糟工」不能完成任務!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