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日 星期五

這一天遲早要來


(吳志森‧明報三言堂‧20111126)


我做新聞出身,最怕是看到自己的名字上新聞版,因為十居其九都不會是好事。

無奈的是,在三十年新聞生涯裡,上了好幾次港聞版,都與我的工作調動有關。

第一次是2004年。03年五十萬人上街,風頭火勢,之後一年,發生名嘴封咪事件,而我就由早上的《千禧年代》,調到黃昏的《自由風》,事出突然,官方作出的理由又是那麼的邏輯不通,莫明其妙,引起坊間不少反響。我的調動與名嘴封咪扯在一起,上了報紙頭版,掀出不大不小風波。

事情總算告一段落,除了間中被左派報紙愛國打手點名批評外,我主持《自由風》雖有各種壓力,總算平靜無事。

後來,我加入了惹火電視節目《頭條新聞》。一貫嬉笑怒罵,繼續陰陽怪氣,必然是權貴眼中釘。當權者愈來愈聰明,不會公開發作,只會透過內部權力運作悄悄進行。

高層內部批評《頭條新聞》,並指不能接受主持人諷刺政府的手法,更說要換主持,又鬧上了港聞版。我只是一名微不足道的港台「部頭合約」員工,內部大事我無權參與,也不會獲得知會。我沒有甚麼內幕消息,記者打電話問訊,叫我回應,我能猜測些甚麼?

西線無戰事,過了一年幾個月,被「叮走」的一天,終於來了,又一次,上了我極不願意見到的港聞版。

打從2004年突然從《千禧年代》被調到《自由風》,我每天都有心理準備,這一天遲早要來。我主持了七、八年《自由風》,可以說,每一天都是賺回來的。

香港電台是政府部門,又要做公營廣播機構,存在著根本的不可調和的矛盾,說得不好聽,是又要做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這種矛盾,幾乎在每一個節目都出現過,編輯自主與宣傳機器的衝突,監察政府與官方喉舌的拉扯,每一天都在發生,不過沒有爛到出面而已。我的存在,或許只是一個奇迹,試問,奇迹能永遠繼續下去嗎?

去年12月至今,愛國左報指名道姓批判我的文章,多達七十篇。打手們都仔細監聽我的節目,反覆閱讀我的文章,再斷章取義,進行批判。多了這批讀者和聽眾,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但他們希望的事發生了,目的達到了,今後會清閒多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