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每月捐款

2011年12月2日 星期五

感激


(吳志森‧三言堂‧20111129)


上了港聞版,這幾天上班,在港鐵、小巴上,打招呼的人多了,遙距給我鼓勵的眼神,一個打氣的動作,主動一點的,會上前傾談:「聽到你被『叮走』,好唔開心,好難過….」說得最多的,是個「撐」字:「撐你呀!」「你撐住呀!」他們有時會說頗為激動,反而要我安慰。

這類電郵,當然更多了,不只輕輕幾句,而是激昂憤怒的寫滿幾頁,慨嘆自由的萎縮,空間之收窄,回歸十幾年,香港昔日的光輝已經不再,而且人心麻木,即使溫水煮蛙,還以為自己在享受溫泉。

網上面書,討論港台改革,主持「被叮」,更是熱火朝天,一個「撐」字,也成了當然的主題。也有網友成立了專題群組,希望引起更多的關注和迴響。

非常感謝聽眾讀者的關心和支持,數量實在太多,這幾天也太疲累,沒法一一回覆,謹在此謝過。

也有一些朋友來電,他們最關心的,是我的經濟情況,有些更馬上給我介紹工作。失了一份定期工作,當然也少了一份固定收入,感謝你們的關心,我的經濟暫時不成問題。兩個女兒還在求學年齡,還未能自立,但我們的生活非常簡單,沒有奢華的物質要求,開支也不算很大。還有點穀種,生活不能算是無憂,但還是可以過得下去。

突如其來的變化,打亂了我的生活。養家糊口的工作固然要重新安排,我對傳媒、對評論工作的熱愛,早已成為生活一部份,用甚麼形式再參與?過了這輪忙亂,要重新思考。

我對被「叮走」沒有憤怒,沒有不忿,因為在如此這般的大氣候下,我早有心理準備,這一天遲早要來。但我有失望,是對人的失望。

報上評論說事件沒引起社會強烈反響,是因為「溫水煮蛙日子有功」。但據我所知,這是背後「吹風」的結果。事情未爆發,港台派人大包圍四出吹風,凡可能會出聲的意見領袖黨派中人都無一遺漏,不少被似是而非的歪理說服了,即使出聲,也是不痛不癢。

四出吹風,為決定落力解釋的港台人,不少,都是思想開明擁抱普世價值,我視之為頗有共同語言的朋友,但權力之腐敗,謀略之恐怖,雖然認識多年,令天,他們的面孔都變得非常陌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