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2年1月10日 星期二

「一士諤諤」


明報  20120110



「自由風」最後一夜,不得不提 的,是港台人。電視部的同事,在節目後專程過來跟我道別。工會主席麥麗貞更轉來同事的心聲,一大疊心意卡,盡顯他們意難平: 「三軍可奪帥,匹夫不可奪志。努力,加油!」「正氣長存!繼續發聲,共勉!不希望看著香港衰敗下去!無論工作崗位在哪,我們都不要被無力感擊倒。」「封了 咪,就以為聽不見嗎?」「封咪只是一時,言論自由浩浩蕩蕩是擋不了的!」「掉那媽,頂硬上!」……太多太多了,無法盡錄。     

令我感到特別深刻的是那種無力感,有的只寫了一個「唉!」字,千言萬語,無從說起。一位資深同事這樣寫: 「對你的遭遇,我無能為力,很是慚愧。」大氣候如此,任何一個小小個體都會無能為力,有甚麼需要慚愧的呢? 
 
我最喜歡的還是這一句: 「不為君王唱讚歌,只為蒼生說人話。」在權力面前為弱勢說真話,這本是讀書人應有的責任,但權力的亢奮和利益的誘惑,又試問多少人能真正做得到?

雖 然走得不太愉快,在這裡,我特別要向電台部公共事務組的同事致謝,這些年,他們陪伴我度過了多少個寒暑,在每個緊張而關鍵的新聞時刻,都能發揮著專業精 神,找資料,約嘉賓,要在最急最短時間內完成任務,為節目提供必要而及時的素材。我自知是要求很高,不易相處的人,在工作過程中或許會有磨擦,請多多包 涵。

送別的,還有遠道而來的忠實聽眾,聽過他們來電的聲音,但大多數都素未謀面,他們熱情地跟我合影,有的更眼泛淚光激動地訴說他們心中的不捨。在這裡,向我的聽眾致以由衷的謝意,沒有他們,就沒有「自由風」的吳志森。

我是個平凡人,一個傳媒界的小人物,只得一支禿筆、一張利嘴,沒有資本,沒有後台,沒有任何政治力量。機緣巧合,出現在一個較為矚目的崗位上,僅此而已。

「自由風」最後一夜, 各界友好,相識的和沒有見過面的,都前來送別,令人感動。「撐公共廣播運動」,贈我「一士諤諤,鐵嘴錚錚」的一對條幅,還簽上各人的名字。實在太過譽了,當眾聲諾諾,才會突出一士諤諤,這才更令人擔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