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4日 星期五

又見自由風




我被香港電台噤聲,轉眼不覺一年。後來,我和王英琦成立了網上新自由風,繼續發聲,跟聽眾對話。大班鄭經翰開台,找我當十級自由風主持,只幾個月,數碼電台旋即又停播,以為自由風從此成為絕響,但天無絕人之路,數碼電台火鳳凰再生,以新載體,新形式和睽違已久的聽眾見面。

我擔心自由風成為絕響,是因為大氣電波自由風不再,即使存在也徒具虛名。一如所料,以客觀持平理性為幌子的官台節目,主持已淪為聽電話的交通指揮員,沒有觀點,沒有視覺。縱使添加了有如走馬燈的評論員,多得令人眼花撩亂的環節,由於節目編排主持人的水平,更重要的是主事者一心要河蟹烽煙節目的隱藏議程,多好的評論員也難以發揮。無論表面上節目搞得如何色彩繽紛,但淡如白開水,難以引起注意,遑論成為話題。

電台節目做得無聲無息,連主持人的名字也沒有多少人記得起叫得出,是一齣悲劇。更可悲的是,面對風起雲湧大事大非,時事節目,選擇平庸,以不激起爭議不引起投訴為己任。更缺席於代,甚至甘心淪為權力的喉舌,從內到外,河蟹如一,淪為行業的笑柄,新聞後輩,應深深引以為戒。

如果選擇做一個安穩的公務員,無風無浪,年年跳點加薪,夠鐘放工退休,就不要同時以新聞工作者自居,兩者的矛盾,如果稍為自我反省,不說自明。

日前播出的眾言堂》便是隨手拈來的好例子。大言不慚對外聲稱抽樣到場與梁振英對話的九十多位市民,是香港民意的縮影和指標,以為這種設計就可以避開爭議。但結果由現場觀眾提出來問題,波平如鏡,激不起一點漣漪,擦不出半點火花。即使是民生題目,也是淡而無味。最後由節目主持人提出的僭建問題,卻客客氣氣,拐彎抹角,使人覺得害怕得罪權貴,連大氣也不敢透。面對一個如此爭議的問題,主持人的表現,不夠專業,不及水平,說嚴重點,更是失職。

有官台人認為這是官台最好的年代,烽煙節目既不親政府,也不反政府,就是持平客觀,理性中立,這種自我感覺良好,只是自己爽,與時代根本脫節。

(三言堂‧20121220)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