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6日 星期三

蔣元秋現象說明了甚麼?




20130117 蘋果日報

立法會動議彈劾梁振英,民建聯副主席蔣麗芸以「男人記不起結婚紀念日」來護主,內容廣傳,坊間熱議,網上瘋狂轉貼,成為改歌、改圖、改視頻的惡搞對象。


網民在視頻檔案中找出二十多年前蔣梁合作主持的電視節目,見兩人契合無間,眉目傳情,好事之徒嘲笑蔣副主席與梁特首情根早種,愛情令人盲目,怪不得瞓身護梁,言詞懇切,表現肉緊,沒有這層關係,不會說得出這等肉麻透頂的說話來。


網民的無限推論和豐富想像,當然沒有事實根據。但蔣麗芸的父親蔣震,是香港出名的實業家,家庭教育應當不差。蔣麗芸既不是毫無學識的市井之徒,也不是頑劣粗鄙的街頭潑婦,為何在立法會一再扮演周星馳電影《功夫》裡的包租婆,再三用元秋腔音波功發言,縱使成為全城笑柄,也樂此不疲?


蔣氏的發言,內容狗屁不通,不值一駁。蔣麗芸不顧形象,不理身世,以潑婦姿態出現,悍然為特區官員護航,倒值得仔細研究。這種情況,無以名之,且稱為「蔣元秋現象」。


蔣麗芸接受報章訪問,坦白承認「真心發言有市場」,又不否認是走「建制派的激進路線」。顯然,蔣麗芸以這種「爛撻撻」的姿態出現,不是臨時起意,也不是偶一為之,而是經過設計的市場考慮,在今天的政治生態下,計算過要有一個這樣的角色扮演。


蔣元秋護主發言,與近日突然湧現多個「愛字頭」團體的理據幾乎同出一轍,性質也是完全一樣,其反智程度,有過之無不及。面對這樣的群眾,太深奧的理論不明白,也無法聽得入耳。發言到最後,蔣麗芸用元秋腔,說甚麼「忙到飛來飛去的男人連結婚紀念日都會忘記何況是一個花棚」,說起來如泣如訴,如癡如怨,不但說出了梁振英的心聲,更引起教育程度不高,即使讀過書也不善於用腦,而用別的器官思考的支持者共鳴。蔣麗芸所說的市場,就在這裡。


但話說回來,像「愛字頭」這些以甚麼辣妹為首的團體,又或用完即棄紙杯的群眾,一早已經是梁振英的死忠粉絲,還需要蔣元秋走的建制激進路線來鞏固嗎?這正正就是問題的關鍵所在。


近大半年來,出現了大量激進親政府團體,這明顯是官方操控的群眾鬥群眾策略,用以反制泛民反對派。在議會裡坐得太久的建制派議員,大部份都溫溫吞吞,瞻前顧後,態度惜身,不是維園阿伯式激進建制群眾的那杯茶,無法滿足他們的口胃,蔣元秋「抓爛塊面」的市井叫囂,不用經過大腦都聽得明白,亦剛剛符合這批群眾的低水平,相信蔣議員很快就會紅起來,成為激進建制群眾的偶像和英雄。


蔣麗芸要扮演這種角色,不知道德高望重聲譽甚佳的蔣震老先生會否因此而感到難堪。但可以肯定的是,形象已經低劣的建制派,因為蔣元秋的表演,會更形不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