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3年1月4日 星期五

空櫈



 
新聞工作政府官員的關係,既合作又鬥爭。合作,因為政府是新聞媒體最大的消息來源,有基本的良好關係,才可保證消息渠道暢順。

政府掌握權力,是媒體理所當然的監察對象。官員犯錯,不能因為要保持良好關係而隱惡揚善。媒與政府合作鬥爭,取得平衡,要策畧。監察權力,是傳媒天職,與官府關係太密切,如膠似漆,媒體便失卻監察功能,甚至淪為宣傳工具,是極大失職。

香港電台是政府部門,又是新聞傳播機構,角色模糊,原罪,註定受人懷疑。年前,政府把港台定位為公共廣播機構,只是自吹自擂,自己說了算。是否名符其實的公共廣播,不是看港台主事者說甚麼,而是實際做了甚麼。

港台電視部老牌節目城市論壇,在反國教運動如火如荼之際,屢邀教育局長吳克儉,和開展國教科主席胡紅玉出席,不是拒絕,就是不獲回應。節目編採人員,決定在論壇中擺出空,枱面上放著他們的名牌,目的是向觀眾顯示,兩位建制中人,一是教局局長,一是行會成員,負責國教科政策,在國教科最受爭議的時候,龜縮迴避,不敢面對傳媒,不敢面對公眾。

擺空不是新招,也沒有甚麼大不了,我做電視記者的八、九十年代,早已用過。要求採訪高官,諸多借口,多番拒絕,類似擺空的點名批評,用不同方法凸高官的不負責任。不過,那時是殖民時代,也是一家私人電視台,受批評的高官可能有向老闆投訴,但至少到我這一層前線採訪的新聞工作者,沒有受到甚麼壓力。

港台自稱公共廣播,但在負責官員心目中,骨子裡卻是不折不扣的官台,《城市論壇》的空,引起軒然大。官台節目令高官尷尬,將醜陋面目現於人前,當然惹來投訴,在張敏儀、朱培慶年代,也時有發生,但他們都會頂住壓力,自己全力承擔,將事情化於無形。

但港台今天是政務官當道,鐵打的衙門流水的官,兩三年後,今天的廣播署長,可能會升任教育局高官,根本沒可能有原則有風骨地頂住來自四面八方的政治壓力。於是,向編採人員大興問罪之師,用盡方法把電視部河蟹,與電台部看齊。

(三言堂‧2012122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