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每月捐款

2013年2月18日 星期一

中伏解讀





是咁的,過年手癢,寫了一篇<中伏>,在網上頗有迴響,轉發評論,承蒙錯愛,可說一紙風行。

也驚動了學富五車,視野廣闊的孔誥烽教授,在面書作出回應,將中伏論推而廣之,把近期香港發生的不少大事,和國際事件緊密聯繫起來,把梁振英向信報發律師信、港大學生會選舉醜聞,與北韓核試、教宗辭職綑綁在一起,其邏輯之嚴謹,想像力之豐富,分析力和洞察力之強勁,確實令人大開眼界,也長了見識,今小弟佩服得五體投地。世事原來真的可以用這種角度觀察和解讀。看問題,都不能偏頗,要冷靜客觀,要跳出盒外思考,在網上看完孔教授的回應,真的受教了。

小弟不才,必需認,<中伏>只是遊戲之作,思考得不夠慎密。拙文冒犯了自治界的朋友,惹來自治義士們排山倒海的反應,實屬意料之外,相當不幸。引起讀者的誤解,如果這個前提成立,在此誠懇地表達我的歉意。

回想起來,文章確實寫得不夠好,誤導了我的忠誠讀者,當成是一篇嚴肅的時事評論,浪費了你們的時間。更不可原諒的,是虛耗了你們投入的感情,讓你們以為又找到了一個可用亂石掟死的敵人。誰知我在網上表明:「這只是遊戲之作,認真,你們就真的中伏了」,更是火上加油,感覺被耍當然憤怒,更重要的是,再把我當作敵人,也就失去了堅實的基礎。

我的遊戲文章,令你們要分神留意,錯抓了人人得而攻之的稻草人,擔誤了你們的自治大業,實在是過意不去。希望今次澄清,把我的本意搞清楚,就不用再勞煩大家,到紐倫堡大審場地替我預定床位,或在十八層地獄找個地方安置。

奶粉事件到底是否中伏?誰真正中伏?這是個大事大非的問題,非常值得研究,誰是我們的敵人,誰是我們的朋友,有必要搞清楚,因為這是決定大業成敗的路線問題,不能絲毫含糊,也絕對不能妥協。

是否中伏?可以與發叔車公廟求籖連繫在一起,發叔為香港求得下籖,雖絕對不代表我,但不能說對香港政局沒有一點啟示。

啊!對了。發叔會是無間道嗎?車公是否站在本土這一邊?

對不起,飲大了,有點語無倫次。

 

(明報‧三言堂‧20130218‧港奸‧之四)





2013年2月12日 星期二

中伏



 
年初三,赤口,不宜拜年,可寫文章。連續寫了幾篇港奸,網上有點反應,欲罷不能,有個問題不得不搞清楚,趁過年,比較得閒,繼續寫。

愈想愈覺得不妥。過年前突然冒出個奶粉風波,全城焦點集中打擊水貨賊,無論是傳媒還官員,立法會還是自治界,為了奶粉,全神貫注,全副「武裝」。

現在回看,不覺有可疑很詭異嗎?極大可能,存在驚天陰謀。

自治界的朋友們,都以對水貨客包容不包容?對義士攔截水貨賊的勇武行為肯定不肯定?對中國再殖民香港反抗不反抗?作為檢驗愛香港還是不愛香港,對這塊土地夠忠誠還是不夠忠誠的唯一標準。

大敵當前,生死關頭,以此作為檢驗同志還是敵人的唯一標準,是無可非議的。攔截水貨的義士,行為容或有點過火,這是出於義憤,瑕不掩瑜,只是九個指頭比一個指頭,甘冒犯法被暴力對待的危險,挺身擊退水貨賊,捍衛本土利益,仍然是可歌可泣的。

但仔細想一想,奶粉風波是甚麼時候爆出來的?是梁振英第一份施政報告剛剛出籠,劣評如潮,民望沒有最低,只有更低的時候。是天字第一號梁粉劉夢熊接受周刊訪問,掉轉槍頭,射出核彈,誓與梁振英同歸於盡,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希望再一次引用特權法調查,令梁振英大話精原形畢露的時候。

不遲不早,偏偏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爆出奶粉風波,把梁振英違反選舉諾的劣蹟掩蓋了,更把劉夢熊的嚴重指控,梁振英涉嫌賄選的焦點模糊了,輿論政客和自治義士們的精力,都集中在奶粉身上,這些問題都變得無關宏旨了。

後來更爆出供應商綑綁式賣奶粉的內幕,說明市面奶粉供應緊張,水貨賊是其中一個原因,供應商的背後操弄,做成危機,乘機歛財,是做成問題惡化的重要因

是有心人設下一個局,刺激你們集中精力狙擊水貨賊,而輕輕放過梁振英。恕小弟直言,種種跡象顯示,你們中伏了

你們會說,如果不衝擊,梁振英會做嘢嗎?說得沒錯,但你要看梁振英做了甚麼嘢,幾招掩眼法,博取掌聲,贏得民望,把針對他的攻勢,三爬兩撥就化解了。

仔細想想,你們真的中伏了。


(明報‧三言堂‧20130312‧港奸‧之三)


2013年2月9日 星期六

成立港奸委員會




 閒時上網,看看面書,有娛樂性,可長見識。

年來網上最流行的罵人用語,是個「膠」字,不知此字由來,應與真正的塑膠或塑化劑無關。

廣東人對男性器官有多種演譯,「膠」字是否廣東粗口的諧音?待考。但時下的網上討論,凡有不同意見,立場相異者,都一律冠之以「膠」,例如左膠、社運膠、民主膠、膠人膠事,還有並無惡意旨在揄的「真心膠」…「膠」來「膠」去,「膠」得不亦樂乎。

你在電台發聲,在報紙寫稿,發表評論或從事政治活動,只要是公開表達意見,本土立場不夠堅定,稍為堅持法理原則,斯文一點的,會譏諷你為「幼稚」兼「壞鬼」知識分子,粗俗點的就一定會被「膠」。「膠」完了,還不改立場,堅持己見,就會升級為「賣港賊」或者「港奸」,甚至「自殘太監」,然後發動網上同志全民討之。

我有興趣的是,「港奸」的名單究竟有多長,有沒有專人負責,貼市增刪?如果人家立場改了,又或怕了你再不敢反駁,你就放過他們吧,如果仍無法獲得平反,豈不很冤?

小弟斗膽建議成立港奸委員會,擬訂章程,制訂港奸標準,資金充裕的還可成立審查港奸有限公司,聘請全職僱員全天候實,不放過一人,不冤枉無辜,以提高港奸名單的公信力,切勿重蹈六七左派暴動鋤奸隊覆轍。

我沒有被經過被「膠」程序,一下子提升為「準港奸」,簡直受寵若驚。自治運動的朋友於維護本土利益的決心出於義憤,在旺角攔截水貨賊,量度他們的行李,對這可歌可泣的正義行為,我在烽煙節目提出小小的個人意見,完全一片好心。

年近歲晚,不少港人會深圳廣州執平貨,害怕偽劣食物坑渠油,的年貨或許已經不買了,但掃年花揮春飾物的港人也有不少。也有一些港人,常常北上買平價文具、做衫、窗簾和買畫

還有那些喜愛流連東莞骨場,或有特殊嗜好一路向西,他們統統都是香港人呀!他們的權益也需要照顧呀!萬一強國人有樣學樣,北上消費的香港人看不順眼,著你喊打喊殺,沒有傷及無辜也嚇你一跳,我們不能不防呀!你們說對嗎?

 (明報‧三言堂‧20130209‧港奸‧之二)


2013年2月6日 星期三

港奸


新年流流,朋友告知,我已被列入「港奸」名單,又或準確點說,是「準港奸」名單。

無法找到「港奸」官方網頁,更不知是否真的有官方網頁,闊佬懶理,不去核實。記得「港奸」名單都有幾張,但記不起是一人一票海選?是小圈子選舉產生?還是只有幾個人興之所至,隨意加減,像法官判案,不理群眾情緒和世俗意見,關起門來,純粹圖個自己爽。

記憶之中,網上流傳的其中一份「港奸」名單,與內地極左網站「烏有之鄉」的「西奴」名單,竟然有驚人重疊。

「西奴」,西方之奴隸也。主張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知識分子,內地左派恨之入骨,指控他們是帝國主義代言人,勾結外國勢力,顛覆社會主義祖國,甘作西方奴隸,無論是內地還是來自香港,稍為有此傾向者,極左派統統打為「西奴」,一個也不得漏網。

內地極左網頁,更仿傚文化大革命,在「西奴」的照片上打個大叉叉,有些更進一步,用電腦技術,把「西奴」的頭顱套上繩索,判處繯首死刑。

在本地網頁流傳的港奸名單,有幾個人物與「西奴」名單重疊。做港奸的同時,又是一個要打大叉叉的「西奴」,確實有些難度。內地極左派與本地極右派的想法終於走在一起,他們的意識形態可有相同?有沒有人可從理論的高度,論述一下這個情況?

承蒙錯愛,突然被打為「港奸」,是否真有其事,只是聽人家說,至今仍是一片模糊,無法證實。不過倒無所謂, 「港奸」就「港奸」吧,趕忙對號入座,雖然賣不到錢,好好醜醜都是一個名號。

為 何我會變為「港奸」?說來話長。話說某天在烽煙節目,談到搶購奶粉風波。我對拿著尺在旺角抓獲涉嫌「水貨賊」、量度行李尺寸的輔助執法行為,不知好歹說出 了個人意見,向理論大師提了幾個不該提的問題,與聽眾展開了坦率而熱烈的討論。可能是我的認知不足,理論水平不夠,本土利益的立場不夠堅定不夠鮮明,惹得 理論大師不滿而cut 線,也引來群情洶湧。

節目聲檔,在網上廣泛流傳,點擊率當然奇高,更引起主流媒體注視,跟進採訪。是否就是如此這般,就進入了「港奸」名單?

(明報‧三言堂‧20130206‧港奸‧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