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直口快」月訂計劃

月訂金額

2013年2月6日 星期三

港奸


新年流流,朋友告知,我已被列入「港奸」名單,又或準確點說,是「準港奸」名單。

無法找到「港奸」官方網頁,更不知是否真的有官方網頁,闊佬懶理,不去核實。記得「港奸」名單都有幾張,但記不起是一人一票海選?是小圈子選舉產生?還是只有幾個人興之所至,隨意加減,像法官判案,不理群眾情緒和世俗意見,關起門來,純粹圖個自己爽。

記憶之中,網上流傳的其中一份「港奸」名單,與內地極左網站「烏有之鄉」的「西奴」名單,竟然有驚人重疊。

「西奴」,西方之奴隸也。主張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知識分子,內地左派恨之入骨,指控他們是帝國主義代言人,勾結外國勢力,顛覆社會主義祖國,甘作西方奴隸,無論是內地還是來自香港,稍為有此傾向者,極左派統統打為「西奴」,一個也不得漏網。

內地極左網頁,更仿傚文化大革命,在「西奴」的照片上打個大叉叉,有些更進一步,用電腦技術,把「西奴」的頭顱套上繩索,判處繯首死刑。

在本地網頁流傳的港奸名單,有幾個人物與「西奴」名單重疊。做港奸的同時,又是一個要打大叉叉的「西奴」,確實有些難度。內地極左派與本地極右派的想法終於走在一起,他們的意識形態可有相同?有沒有人可從理論的高度,論述一下這個情況?

承蒙錯愛,突然被打為「港奸」,是否真有其事,只是聽人家說,至今仍是一片模糊,無法證實。不過倒無所謂, 「港奸」就「港奸」吧,趕忙對號入座,雖然賣不到錢,好好醜醜都是一個名號。

為 何我會變為「港奸」?說來話長。話說某天在烽煙節目,談到搶購奶粉風波。我對拿著尺在旺角抓獲涉嫌「水貨賊」、量度行李尺寸的輔助執法行為,不知好歹說出 了個人意見,向理論大師提了幾個不該提的問題,與聽眾展開了坦率而熱烈的討論。可能是我的認知不足,理論水平不夠,本土利益的立場不夠堅定不夠鮮明,惹得 理論大師不滿而cut 線,也引來群情洶湧。

節目聲檔,在網上廣泛流傳,點擊率當然奇高,更引起主流媒體注視,跟進採訪。是否就是如此這般,就進入了「港奸」名單?

(明報‧三言堂‧20130206‧港奸‧之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