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2日 星期二

中伏



 
年初三,赤口,不宜拜年,可寫文章。連續寫了幾篇港奸,網上有點反應,欲罷不能,有個問題不得不搞清楚,趁過年,比較得閒,繼續寫。

愈想愈覺得不妥。過年前突然冒出個奶粉風波,全城焦點集中打擊水貨賊,無論是傳媒還官員,立法會還是自治界,為了奶粉,全神貫注,全副「武裝」。

現在回看,不覺有可疑很詭異嗎?極大可能,存在驚天陰謀。

自治界的朋友們,都以對水貨客包容不包容?對義士攔截水貨賊的勇武行為肯定不肯定?對中國再殖民香港反抗不反抗?作為檢驗愛香港還是不愛香港,對這塊土地夠忠誠還是不夠忠誠的唯一標準。

大敵當前,生死關頭,以此作為檢驗同志還是敵人的唯一標準,是無可非議的。攔截水貨的義士,行為容或有點過火,這是出於義憤,瑕不掩瑜,只是九個指頭比一個指頭,甘冒犯法被暴力對待的危險,挺身擊退水貨賊,捍衛本土利益,仍然是可歌可泣的。

但仔細想一想,奶粉風波是甚麼時候爆出來的?是梁振英第一份施政報告剛剛出籠,劣評如潮,民望沒有最低,只有更低的時候。是天字第一號梁粉劉夢熊接受周刊訪問,掉轉槍頭,射出核彈,誓與梁振英同歸於盡,引起社會廣泛關注,希望再一次引用特權法調查,令梁振英大話精原形畢露的時候。

不遲不早,偏偏就在這個時候,突然爆出奶粉風波,把梁振英違反選舉諾的劣蹟掩蓋了,更把劉夢熊的嚴重指控,梁振英涉嫌賄選的焦點模糊了,輿論政客和自治義士們的精力,都集中在奶粉身上,這些問題都變得無關宏旨了。

後來更爆出供應商綑綁式賣奶粉的內幕,說明市面奶粉供應緊張,水貨賊是其中一個原因,供應商的背後操弄,做成危機,乘機歛財,是做成問題惡化的重要因

是有心人設下一個局,刺激你們集中精力狙擊水貨賊,而輕輕放過梁振英。恕小弟直言,種種跡象顯示,你們中伏了

你們會說,如果不衝擊,梁振英會做嘢嗎?說得沒錯,但你要看梁振英做了甚麼嘢,幾招掩眼法,博取掌聲,贏得民望,把針對他的攻勢,三爬兩撥就化解了。

仔細想想,你們真的中伏了。


(明報‧三言堂‧20130312‧港奸‧之三)


4 則留言:

  1. 迷信陰謀論,你就真的中伏了

    年初四,正值年節末,本應放下刀筆,享受假日,樂聚天倫。殊不知見網上有人分享吳志森《三言堂》奇文,哭笑不得。既有必要釐清事實,趁尚有閒遐,特撰文回應。

    吳文所謂詭異的「驚天陰謀」,不外乎指報章頭條將關注對象指向本土民生事項。但這祇不過是一時間的話題切換,談不上是甚麼轉移視線。何況自梁唐之爭伊始,傳媒與民眾無不聚焦於梁振英鐵腕治港的擔憂與其涉嫌違法的醜聞。梁氏治下人人自危,哪人敢聲言大家對其放軟手腳?他經月「榮登」頭條位置,偶爾替換民生相關話題又有何不可?將上述誇張渲染成梁氏利用傳媒的時程安排(Media Timing)化解公關危機之策,不僅高估了其幕僚之能,如斯指責亦屬陳義過高。

    而按吳文的思路,他的文章主體「振英之野望」大可以其他要緊事務取而代之,如雙普選,地產霸權,新界東北規畫,雙非及自由行所產生之禍害等要項,從政制至民生無不涵蓋。試問哪一項不比梁氏之惡更甚?將梁氏拉下馬是否就能解決以上問題?若然非也,那殫精竭慮思索梁氏的去留豈非轉移視線?

    接著他抬出本土自治支持者的牌頭,表面上讚許其勇武抵抗禍港走私客的舉措,其實暗責他們過於關注奶粉問題,成為官府暗中干預傳媒操作的幫兇。可惜他同樣犯上過度留意人事更迭的毛病:將劉夢熊所謂「爆料」的威力無限放大,明明祇是一場建制內部權力鬬爭的戲碼,卻誤以為是民心思變,推倒建制的契機。但顯而易見,遊戲規則方為至關重要的關鍵,雙普選空有時間表而路線圖從缺的情況下,為民喉舌者應當專注港事,而非大談人事起伏,日夕揣摩共產政權的心事。

    是的,供應商狼狽為姦造就貨源短缺的假象確屬事實,但無求焉有供?無走私客大舉在市面掃貨以致有利可圖,何來供應批發商囤積居奇?更何況市面奶粉難求,走私賊橫行固然為一因素,然而自治派人士並非純粹針對走私行徑,而同時指責紀律部隊以至港鐵職員執法不嚴,甚至比後知後覺的政客更早提出具體而可行的解決方案,復使親建制派議員亦僭行採用。吳氏置上述種種於不顧,竟草率斷定他們的行動僅止於狙擊走私客,除了文不對題,亦見其顛倒是非。

    圖以四兩撥千斤之法,稱自治派「中伏」,論據過簡,思維跳躍過甚;而以間接助紂為虐冠於自治派頭上,更屬莫雖有之罪。太迷信階級鬬爭的陰謀論,才是真的中伏了。

    無妄齋

    http://www.vjmedia.com.hk/articles/2013/02/13/31195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只是遊戲文章,別太認真。認真,哈哈,你們就真的中伏了...再看一次吧!

      刪除
  2. 今次兩邊都有理道

    但最近係發生的野就真係中伏啦..

    回覆刪除